上海及旧金山的圣伊望 St John Maximovitch of Shanghai & San Francisco (+1966)

http://stjohnmaximovitchofsanfrancisco.wordpress.com

ST JOHN MAXIMOVITCH OF SHANGHAI & SAN FRANCISCO

Limestone Karst Skyline over Li River at Dusk in Guilin, China

st-john-maximovitch-b

上海及旧金山的圣伊望 St John Maximovitch of Shanghai & San Francisco (+1966)

 上海及旧金山的圣伊望(英语:John of Shanghai and San Francisco,俗名米哈伊尔·鲍里索维奇·马克西莫维奇, 俄语:Михаил Борисович Максимович; 1896年6月4日-1966年7月2日)是俄羅斯東正教国外圣主教公会的上海、西欧以及旧金山和美国西部总主教,他也是一位著名的东正教苦行僧和显行灵迹者,拥有超强的说预言、透视,以及祈祷治愈病人的能力,1994年被俄羅斯東正教国外圣主教公会封为圣人。

生平

1896年6月4日,米哈伊尔·鲍里索维奇·马克西莫维奇出生于俄国南部哈尔科夫省阿达莫弗卡村,虔诚信仰东正教的贵族家庭,渊源于塞尔维亚,与18世纪圣人托博尔斯克的圣伊望都主教属于同一家族。他的父亲塞尔维亚的鲍里斯·伊万诺维奇·马克西莫维奇(1871年-1954年),为哈尔科夫省贵族领袖,1950年代移居委内瑞拉。他的两位兄弟也生活在国外,一位兄弟接受大学理科教育,在南斯拉夫成为一名工程师,另一位兄弟毕业于贝尔格莱德大学法律系,任职于南斯拉夫警察机构。

从1907年到1914年,米哈伊尔·鲍里索维奇·马克西莫维奇就读于波尔塔瓦士官武备学校,1918年毕业于哈尔科夫皇家大学法律系,随后就职于哈尔科夫地方法院。米哈伊尔在年轻时信仰颇为虔诚,他的精神导师是哈尔科夫总主教安托尼。他原本打算进入基辅神学院,但在在父母的坚持下改读法律。

南斯拉夫

十月革命后,米哈伊尔·马克西莫维奇一家随白军撤退,经君士坦丁堡,1921年全家流亡到南斯拉夫的贝尔格莱德。1925年,米哈伊尔毕业于贝尔格莱德大学,获得神学学位。根据他的同时代人描述,

在那个时候,他生活在贫困中,以卖报纸谋生。在那个时代的贝尔格莱德,雨季时泥泞难行。马克西莫维奇穿着沉重的毛皮衣服和俄国旧靴子,经常会摔倒,在密布污垢的街道上,行走缓慢

1924年,马克西莫维奇代表当时的俄罗斯东正教国外教会领袖安东尼都主教,起草了一份关于俄罗斯继承权起源的报告,探讨的问题是,法律如何符合俄罗斯人民的精神和历史传统。

1926年,米哈伊尔·马克西莫维奇剃度成为一名修士,法名伊望,并由基辅都主教安托尼祝圣为辅祭。同年11月21日他又被车里雅宾斯克主教伽弗里伊尔祝圣为修士司祭。此后几年,他任教于基金达镇的塞尔维亚文法学校(至1929年)以及比托拉市的使徒约翰修道院。这一时期,他发表了一系列的神学作品:《圣母和施洗约翰崇拜与俄罗斯神学思想的新方向》、《神圣正教会如何崇敬圣母》、《索菲亚:天主智慧研究》,站在东正教的立场上,与宣传софиологии神学概念的谢尔盖·尼古拉耶维奇·布尔加科夫进行论战。1934年5月28日,他被祝圣为主教。

像许多俄罗斯移民一样,他非常尊重保护俄国难民的南斯拉夫国王亚历山大一世。多年以后,他在法国马赛街头被谋杀现场,为国王主持追思仪式。其他东正教神职人员羞于与主教在街上举行仪式,这时伊望主教拿了一把扫帚,打扫干净人行道的一片地方,睡下,然后用法语主持了仪式。

上海

1934年6月3日,伊望被分派到上海教区担任主教。安东尼都主教致函季米特洛夫总主教,写道:“我衷心向您推荐伊望主教约翰。这个人身材矮小,身体虚弱的人几乎是像个孩子。但是他是一个坚定严格苦修的奇迹。”

当伊望主教来到上海时,位于当地法租界亨利路的主教座堂尚未完成,而当地基本由白俄组成的东正教团体处于深刻的分裂之中:例如圣尼古拉堂自1927年起,脱离上海教区,改受哈尔滨教区和西欧都主教叶夫洛吉庇护,不服从中华正教会。为了实现和解,1934年12月18日,伊望主教前往这座教堂作彻夜祈祷,并带领次日的晨祷。到1936年2月,伊望主教主持完成了位于上海法租界中心的罪人之保障圣母主教座堂建筑。

在中国时,伊望主教被称为慈善家,他迅速介入已有的慈善机构,成为各种慈善事业协会的董事,并为贫穷家庭的儿童创办了以扎东斯克的圣吉洪命名的孤儿院。圣吉洪孤儿院最初只有8个孩子,后来达到数百人,前后合计总数共计有3500人。主教本人亲自前往上海贫民区的街头,寻找患病和营养不良的儿童,把他们带到孤儿院。在伊望主教的传记中写道,

他最喜爱的是孩子,他非常愿意与他们在一起。他一直关心他们,检查他们,给他们发贺卡和礼物。他可以看着他们的眼睛好几分钟时间,目光温暖,放射出的光芒深入人的灵魂,像一位怀抱婴儿的母亲。这种目光是令人难忘的。虽然这位苦行僧的身体像干树皮,但所有见过他一眼的人,都觉得他是地球上最可爱的人。

伊望主教重视宗教教育,拜访监狱和精神病院的患者。在此期间,他据称通过祈祷治愈了许多已经无望治愈的疾病。正是在这里,他行的神迹首次为人所知,这要归功于他的祈祷。作为一名公众人物,他不可能完全掩饰他苦修的生活方式。他不间断地处于祈祷状态之中,常常进行彻夜祈祷,每天只进食一次,而且从不在床上睡觉,只在后半夜在椅子上或地板上休息一二个小时,然后清晨就醒来,开始每日从不间断的事奉圣礼。即使在日本占领期间,他也经常不顾宵禁,仍然进行牧灵工作,日本占领当局也从未骚扰他。

在中国的东正教主教,原本都服从流亡的俄羅斯東正教国外圣主教公会。1945年8月,苏联红军出兵占领满洲,这时,东正教哈尔滨教区和中华正教会北京总会,先后宣布归属苏联支配的俄罗斯东正教会莫斯科牧首阿列克谢一世。伊望主教主持的上海教区和奥西波夫大司祭主持的天津教区则继续忠于流亡慕尼黑的俄羅斯東正教国外圣主教公会。伊望主教是远东地区唯一继续效忠国外圣主教公会的主教。1946年,北京总会魏克托总主教前往上海劝说,伊望主教向中国政府控告魏克托在上海沦陷期间通敌。魏被上海警备司令部扣押了魏克托,高等法院检查处进行侦查,这时苏联政府介入干预,魏克托始被不予起诉而释放。魏克托对伊望主教采取绝罚处分,而慕尼黑的俄羅斯東正教国外圣主教公会则表彰伊望主教,并晋升他为总主教。

当共产党夺取中国政权时,白俄们选择再次逃难。1949年5月4日,解放军夺取上海前夕,伊望总主教率领神职人员和教友离开上海,首先前往菲律宾Tubabao岛建立一所难民营,大约容纳5000名白俄。伊望总主教亲自前往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以确保他的教友们获准进入美国。还有少部分白俄得以前往澳大利亚。

西欧

1951年,伊望总主教被调往西欧总主教区,先后在巴黎和布鲁塞尔任职。在这个教区,恢复敬礼未分开的西方教会(即在天主教和东正教分裂之前)的圣人。由于他仔细研究这些圣人的生平,东正教会开始纪念巴黎的主保圣人圣日内维耶、爱尔兰的圣帕特里克以及其他知名的西方圣人。如同在上海一样,他积极从事慈善和牧灵工作,而这里的会众更为分散。他照顾法国和荷兰的东正教会,由于当地神职人员的努力,得以在法国和荷兰出版礼仪书。他也牧养希腊,阿拉伯,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东正教堂区,赋予它们特殊的地位。此外还祝圣了一位东正教司铎,前往西班牙马德里传教。

在他任职期间,在布鲁塞尔建立了以义人约伯命名的纪念堂,以纪念殉难沙皇尼古拉二世。

根据他的同时代人描述,

主教在家里身穿最便宜布料的法衣,脚穿凉鞋,而且常常赤脚。他是一位真正的禁欲派(нестяжатели),追随着另一位伟大的俄罗斯圣徒-圣尼尔·索尔斯基。他是一位上帝的人。

伊望总主教的活动不仅受到许多东正教信徒的赞赏,还受到其他宗教信徒的赞赏。有一个故事说,巴黎的一位天主教神父告诉他的会众,在现代世界也有奇迹和圣人,其证明是俄罗斯赤脚圣伊望走在巴黎街头。

旧金山

1962年,伊望总主教迁往旧金山,次年出任旧金山及美国西部总主教。那时,他被认为是俄羅斯東正教国外圣主教公会主要的候选人之一,但是旧金山只有一位年老的主教在那里事奉。在旧金山,他又遇到一个分裂的社团和一座未完成的主教座堂。几乎在他的任命程序刚启动时,他就成为一些教会领袖诽谤的目标,被控告在主教座堂修建中涉嫌财务违规。参加1963年旧金山审判的一部分圣主教公会主教支持这一控诉,但是最终伊望总主教被证明无罪。

伊望总主教在有生之年最终得以完成了位于旧金山列治文区(Richmond District)盖瑞大道(Geary Boulevard),奉“诸忧苦者之喜乐”圣母为主保的主教座堂,后来自己也安葬在这里。他也为社团带来来某种程度的和平。

伊望总主教对待违反传统东正教虔诚的行为非常严格。因此,当他得知一些教友在万圣节周日晚上之前在舞会娱乐,默默地在房间内走动,然后悄悄地离开。第二天早上,他颁布了一项命令《主日和瞻礼前夕禁止事项》:

神圣的主日和瞻礼前夕,是基督徒祷告和敬畏的时刻,预备好参加或出席神圣礼仪。因此要求所有东正教徒,因为它直接关系到教会仪式。在瞻礼前夕参与娱乐,尤其罪孽深重。如果在主日和瞻礼前夕去舞会或类似的娱乐,翌日不能参加唱经班,等待、进入祭台或站在唱经楼。

封圣

1966年,伊望总主教带着“库尔斯克之根·符印之母”圣像巡游各地。这一年的7月2日(儒略历6月19日),伊望访问西雅图圣尼古拉教堂,在密室祷告时去世。伊望总主教逝世后,许多信徒都以书面确认,正如他所祈祷的,发生了奇迹。他的遗体运回了旧金山,安葬在他兴建的诸忧苦者之喜乐圣母主教座堂主祭台下。他的遗体虽然未经防腐处理,但是到1993年,在打开圣伊望主教灵柩时,却发现其依然完好未朽坏。1994年7月2日,在伊望主教去世28周年之际,被俄国域外教会隆重地封为圣人。他的纪念日定在最接近7月2日的星期六。他在世界许多地方都得到敬爱和庆祝,一部分圣髑奉安于塞尔维亚、俄罗斯、阿索斯山、保加利亚,2008年又有一小部分圣髑来到中国的北京、上海和香港牧区。1996年,在伊望主教的百年诞辰,纽约约旦谷上帝圣三修道院的修士司祭安德列神父绘制了圣伊望的圣像,描绘伊望总主教用十字架和三叉烛行祝福礼的情景,这幅圣像因接触过伊望主教不朽的法体圣髑,被东正教徒认为可以因圣伊望主教的代祷而蒙受蒙受祝福。

Ο πρώην Βουδιστής Κινέζος Αγιορείτης π. Ησαΐας Σιμωνοπετρίτης λέει…

Ο πρώην Βουδιστής  Κινέζος Αγιορείτης π. Ησαιας Σιμωνοπετριτης, λέει:

Ο πραγματικοί αναζητητές της αλήθειας θα “οργώσουν” τη Γη για να βρουν την Αλήθεια! Και η Αλήθεια… θα είναι πάντα μπροστά τους να τους αποκαλυφθεί!

Πηγή:

http://apantaortodoxias.blogspot.com/2019/04/blog-post_719.html

復活節星期天 Easter

http://orthodox-heart.blogspot.com

ORTHODOX HEART

Flower-062

1a-328

復活節星期天 Easter

復活節是教會一整年各項活動的重心。整個教會祭典都必須依賴這一個日子;因為復活節的日期決定了教會年曆中各項儀式每年不同的日期。

時間來到復活之日;在這一天我們唱著:<讓我們受這場祭典的啟發。讓我們相互擁抱。讓我們稱呼人們「兄弟」,即使他們討厭我們,讓我們藉由復活原諒所有的人…>。

在復活節星期天的早晨時分,我們宣布耶穌基督的復活。這項儀式會在星期六的午夜到星期天的清晨時分舉行。在此時神父唱道,<來吧,受取這光…>。教會再一次表現出基督化身成光的神秘性。

基督,也就是光,祂的誕生是由星辰指引,而今再次閃耀並且從墳墓的黑暗中露出光芒。祂再次出現在我們之中,眾人手握點燃的蠟燭,宣示著祂的勝利。神聖的光芒在我們之中閃耀著,同時也照亮了我們。

如果救世主所帶來的這道光無法戰勝那存在我們心靈之中罪惡的黑暗,那們麼我們就無須慶祝基督的復活

當蠟燭點燃之後,我們形成了一個隊伍;隊伍離開內殿,然後停在教堂的門口外面。有關復活的說明擷取自聖馬可福音書(16:1-8);接下來我們開始唱著偉大復活節的勝利詩篇:

<基督從死者中復活,

藉著死亡踐踏死亡,

然後那些躺在墓裡的人就獲得重生>。

詩歌中的讚美詞會重複數次;而這些重複的詩句則是取自詩經:

<讓主復活,讓祂的敵人被潰散>。

<主就是在這天創造一切;我們將歡欣鼓舞…>。

之後隊伍再次進入教會。神父在唱誦著連禱文,而合唱團唱著復活節的典文,將它獻給St. John of Damascus。在晨禱之後就是St. John Chrysostom神聖的禮拜儀式。

在禮拜儀式之後,(或者在晨禱結束之後會比較好),神父朗讀St. John Chrysostom位復活節祭典所寫下的優美佈道內容。在此摘錄部份文句:

<如果他從最初的時候,就開始努力的話,那麼讓他能在今天獲得回報…如果他在第六個小時抵達,那麼別讓他感到困惑;因為他同樣不會有任何損失。如果有人延遲了,直到第九個小時才到的話,讓他可以無畏無懼,能夠更靠近。如果他直到第十一個小時才到的話,讓他不要因為自己的遲到而害怕;因為主是慷慨的,祂能包容最先抵達者,也能包容最後一位參加者…

…那麼讓我們一同參與主的喜樂。最先和最後加入的人同樣得到祢的獎勵。貧窮的人和富有的人一齊歡樂。認真的人和懶惰的人一同慶祝這一天…桌上

擺滿豐盛物品,大家莊嚴地進食。獻祭的牛肉讓大家不致挨餓。大家盡情享用這信仰的盛宴;大家一同獲得這豐沛的、充滿愛的仁慈…沒有人會因為自己的過錯而傷心落淚,因為原諒已經從墓中復活了>。

在復活節星期天的下午舉行簡短的晚禱。所閱讀的福音書是耶穌基督在房門深鎖的房間裡在使徒面前顯現(約翰福音 20:19-25)。如果可能的話,可用不同語言朗讀,顯示基督所傳遞訊息的國際性。

在復活節那天,基督的信徒們互道:<基督復活了>,而且彼此回應:<他真的復活了>。這是從復活節開始直到基督升天為止大家用來打招呼的方式。

来源:

http://theological.asia

我們容許嬰孩受洗嗎? Infant Baptism

12300114_938069

我們容許嬰孩受洗嗎? (Infant Baptism)

http://theological.asia

台灣基督東正教會 The Orthodox Church in Taiwan

由於不瞭解受洗的真正意義,大部分的新教世界都拒絕嬰孩受洗。在以下研究當中,我們將會初步檢驗一下這些誤解的部分。

對受洗的重要性的誤解

新教教會拒絕嬰孩受洗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對受洗的重要性的誤解。那麼,我們到底為什麼要受洗呢?

關於這個問題,不同的新教團體會提出不同的答案,但是,他們通常會這樣回答: 「為了贖罪」。還有一些持有更激進的看法的人會說:「為了獻身於上帝」。如果受洗真的是一種「獻身」,我們可能會主張,一定要是一個成年人才能受洗。然 而,受洗的意義不是某人的「獻身」。一個受洗的人,將獲得靈性的復活,關於這一點,在我們其他的研究當中,已經向各位說明,所以,在此我們只提出一些必要的部分。讓我們先從保祿(保羅)宗徒開始講起:

「難道你們不知道:我們受過洗歸於基督耶穌的人,就是受洗歸於他的死 亡嗎?我們藉著洗禮已歸於死亡與祂同葬了,為的是基督怎樣藉著父的光榮,從死者中復活了,我們也怎樣在新生活中度生。如果我們藉著同祂相似的死亡,已與祂 結合,也要藉著同祂相似的復活與祂結合,因為我們知道,我們的舊人已與祂同釘在十字架上了,使那屬罪惡的自我消逝,好叫我們不再作罪惡的奴隸 …… 所以,如果我們與基督同死,我們相信也要祂同生」(羅馬書6:3 – 8)

藉由神聖的受洗與領受聖靈,人類獲得靈性上的復活。這個情況也呈現在詩歌當中:「你們悔改罷!你們每人要以耶穌基督的名字受洗,好赦免你們的罪過,並領受聖神的恩惠。(宗徒大事錄/使徒行傳2:38)

上面的詩歌,再一次清楚提到,受洗是為了「罪過的赦免」而不是「獻身」。很顯然的,亞當第一次犯了罪,招致靈性上的死亡的時候,他所失去的東西,卻可以透過聖靈而失而復得,這就是「聖靈的恩惠」。

當孩子生病需要一位大夫時,我們應該立即致電給醫師嗎?還是我們應該顧慮到, 我們所給予的醫療會剝奪孩子的自由?怎麼做孩子才能獲救呢?所以,當我們藉由洗禮治癒孩子們身上傳承自亞當的靈性死亡,為何「再洗禮派」教徒 (Anabaptist Protestants)要如此不安呢?正如我們所說的,因為這就是受洗的目的:使人類(無論是成人或孩童)再次獲得亞當因罪而失去的聖靈,治癒靈性上的 死亡。我們急著為孩子找回身體健康,沒有先徵得孩子同意,就打電話叫醫生。我們難道不應該修復孩子的靈性健康嗎?對「再洗禮派」教徒而言,孩子的靈性健康 比較不重要嗎?

然而,再一次,聖經本身見證了幼童可以受洗,聖經上說:「你們每人要以耶穌基 督的名字受洗 …… 好赦免你們的罪過。並領受聖神的恩惠。 因為這恩許就是為了你們和你們的子女,以及一切遠方的人,因為都是我們的上主天主所召叫的。」(宗徒大事錄/使徒行傳2:38-39)

「為了」這個詞,指的是受洗是「為了」罪過的赦免。因此,年幼的基督徒也可以參與其中。

或許會有人說:「嬰孩犯了什麼罪嗎?為什麼要為了赦免罪過而受洗呢?」讓我 們來看看這段聖經:「誰能使潔淨出於不潔﹖沒有一人!他的時日既已注定,他的歲數既由你掌管,他決不能越過你定下的期限」(約伯傳/約伯記14:4,5) (七十士譯本)由此可見,即使是一歲的幼童,也不是潔淨的。在其他聖經章節中也為此作了見證。讓我們看看其中一則:「…是的,我自出世便染上了罪惡,我的 母親在罪惡中懷孕了我。」(聖詠51:7/詩篇51:5)請想想!人類在受孕時就已經帶有原罪。有沒有可能那些持反對意見的人不知道,嬰孩身上也參與了原 罪呢?我們的孩子難道沒有從亞當身上繼承「靈性的死亡」嗎?他們一出生,身上的聖靈(也就是亞當身上曾經有的)就被剝奪了嗎?

如果「再洗禮派」教徒瞭解,受洗的目的是要修復人類對聖靈的參與,就像亞當曾做的那樣,他們也會瞭解這些事情:
是否有人詢問夏娃:「當妳被創造出來的時後,想不想要上帝給予妳聖靈呢?」如 果在創造之初,夏娃沒有被事先詢問,卻仍被賦予聖靈,那麼,為什麼要先徵求孩子的同意才能賦予孩子聖靈呢?如果聖靈是夏娃被創造的生存元素之一(無論她之 後是否丟失了),為什麼我們要拒絕給孩子們這樣的聖靈呢?孩子們在生命的開端,應該要擁有聖靈這個生命元素。

讓我們再進一步討論,在生命之初,有人先詢問孩子(或我們)希望自己的身體具 有哪些特質嗎?為什麼我們要剝奪孩子在生命開端就獲得聖靈這個生命特質的權利呢?如果孩子們長大了,決定不再想要保有聖靈,他們就可以將聖靈卸下。就像夏 娃所做的那樣,就像許多拒絕上帝的成年人那樣。上帝會尊重他們的決定,祂會遠離那些拒絕聖靈的人。

不只如此!讓我們來看看聖經所言,「…你們也是在衪內受了割損,但不是人手所行的割損,而是基督的割損,在乎脫去肉慾之身。你們既因聖洗與衪一同埋葬了,也就因聖洗,藉著信德,即信使衪由死者中復活的天主的能力,與衪一同復活了。」(哥羅森書/歌羅西書2:11,12)

我們可以說,洗禮是「基督的割禮」。讓我們先來看看,以色列人的割禮扮演著什 麼角色呢?它是成為猶太教會正式成員的必經道路。同樣的,一個人何時成為基督教會真正的一員呢?就是在領受基督教洗禮的時後。關於割禮,在孩童身上也會嚴 格施行,即出生第八天時(創世紀17:10-14)。讓我們更明白的切入整個事件:古代以色列,會在孩童身上可以施行割禮,使他們成為上帝子民,今日亦 然。所以,孩子們同樣可以成為上帝的子民—-教會。正如古代並不強迫孩童加入教會,今日亦然,因為,在孩子往後的生命當中,仍然保有拒絕洗禮的選擇 權。

除此之外,聖經還這樣說:「你們讓小孩子來吧! 不要阻止他們到我跟前來,因為天國正是屬於這樣的人。」(瑪竇/馬太福音19:14)「再洗禮派」教徒違背了基督的話語,剝奪了孩子透過洗禮成為教會一份子的權利,阻礙了孩子參與天上的國度。

瞭解孩子的潛能

有些人或許會問:「當一個孩子受洗時,他能瞭解這一切嗎?」著重理性的西式教 育所培育出的民眾常常會有這個疑問,因為他們基本上已經忽略了其中的靈性層面。並非所有事物都要透過邏輯來過濾,除了邏輯之外,還有靈性上的意義。從保祿 (保羅)宗徒的著作當中可見到這樣的思想,文中,他提到了靈性上的「理智」與「神魂」兩方面益處(格林多前書/歌林多前書14:14,15),他還說,那 些使用「語言」來說的應當祈求解釋之恩,「因為我若以語言之恩祈禱,是我的神魂祈禱,我的理智卻得不到效果。那麼怎樣才行呢﹖我要以神魂祈禱,也要以理智 祈禱,我要以神魂歌詠,也要以理智歌詠。」現今教會當中,如果也能如此,眾人的「神魂」與「理智」都能得到益處。

因此,即使在人類沒有察覺到的情況下,「神魂」也會得到益處。我們這裡提到源自於聖靈的「神魂的益處」,當我們在洗禮中領受這個益處,它也不斷的在人的神魂當中秘密的作用著。這也就是嬰孩在受洗當中所得到的益處,這方面的益處完全獨立於西方的理性思考之外。

我們都知道,若望洗者(施洗約翰)為人施行洗禮,那又是誰為他施洗呢?沒有 人!若望洗者(施洗約翰)具有獨特少見的神賜的天賦:當他還在母親腹中就充滿了聖靈,正如路加福音中所說的:「…而且,他還在母胎中就要充滿聖神」(路加 福音1:15)這就是瑪拉基亞(瑪拉基書)所言:「我要派遣我的使者,在我前面預備道路。」(瑪拉基亞/瑪拉基書3:1)

那麼,基督是如何初遇若望(約翰)?我們可以從路加福音當中得到答案,當懷著若望(約翰)的母親與懷著主的母親面對面時,他說:「…吾主的母親駕臨我這裡,這是我那裡得來的呢?看,妳請安的聲音一入我耳,胎兒就在我腹中歡喜踴躍。」(路加福音1:43,44)

問題:哪一個嬰孩?

若望(約翰)還是腹中的嬰孩胚胎時,吾主的母親請安的聲音一入其耳,就歡喜踴 躍。那麼,在腹中的胎兒要如何認出聖母是誰?他要如何知道基督就在聖母的腹中,而顯得如此歡喜踴躍?若他是一個已經出世的嬰孩,我們可以理解,然而,他只 是一個胚胎,就令人不解?一個「再洗禮派」教徒說:「這是聖靈所造就的」,很不幸的,我認為他應該先放下成見,考慮以下的因素:正如嬰孩胚胎可以透過聖靈 感知到聖母與基督,並且歡喜踴躍,獲得「神魂的益處」,同理,一個嬰孩也可以透過受洗,使聖靈進入體內,並且獲得「神魂的益處」。

誤解聖經的原意

抱持著不那麼基督教的觀點的「再洗禮派」教徒與其支持者,都對聖經原文有所曲 解,也有一些是在解釋聖經時忽略了教會的角色。除了將聖經視為「信仰的文章」並且在其中尋找所有訊息之外,他們忽略了,教會是唯一能為聖經提出正確解釋的 來源,因為它們是由教會著作完成的。因此,他們曲解了一切。讓我們來看看那些被誤解(甚至沒有被仔細思考)的聖經章節:

「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成為門徒,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給他們授洗,教訓他們遵守 我所吩咐你們的一切。看!我同你們天天在一起,直到今世的終結。」(馬爾谷/馬可福音28:19,20)他們這樣解釋:「根據這段文字,我們可以知道,一 個人應該先接受教導,然後才能受洗。」這段話不但被一些不懂希臘文的人引用,甚至是希臘的「再洗禮派」教徒(就好像他們不懂希臘文一樣)也引用了。那麼, 這段話到底在說什麼呢?它說:「使萬民成為門徒吧」(怎麼達成?)「因父及子及聖靈之名,為他們受洗,(然後)教導他們…」然而,這裡請注意!這段話並不 是說:「先教導他們,然後為他們受洗」!這裡只有指出一個人要成為門徒的方法。「受洗」這個字指的是一個人要如何成為門徒。否則,他不會說「替他們受 洗」,而是說「教導他們然後為他們受洗」。這句話當中的「授洗」指的是使萬民成為門徒的方法(其中也包含了「教導他們」)。即使這句話中的順序帶有某種意 義(很顯然的並沒有),我們可以看到「授洗」應該是在「教導」之前。到底我們應該怎麼詮釋呢?難道是因為「授洗」出現在「教導」之前,我們就應該先「授 洗」再「教導」嗎?當然不是。如果一個成年人受洗,他要先接受教義的薰陶,如果是一個嬰孩受洗,他將在受洗之後再接受教義的薰陶。我們非常堅持這個論點, 因為「再洗禮派」教徒利用這樣的文句:「信而受洗的必要得救。」(馬爾谷/馬可福音16:16)並且指出句子當中的出現順序是「教導」先於「受洗」來告訴 大家這才是正確的途徑。如果我們看看前面的那一句話,句子裡「授洗」與「教導」的先後順序完全是相反的。因此,我認為,句子裡「授洗」與「教導」的先後順 序是沒有特殊意義的,甚至,一個受洗的嬰孩在長大之後永遠可以自由選擇相信與否,並且得救。

我們應該看看一個極端的「再洗禮派」教徒的例子,這個例子明白顯示出他們的教 義的缺失,儘管教友們已經意識到了。他們不是「因父及子及聖靈之名」接受洗禮,而是「因父及子及『再洗禮派』團體內的靈性指導之名」接受洗禮!但是他們仍 然引用這樣的聖經文句:「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成為門徒,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給他們授洗,教訓他們遵守我所吩咐你們的一切。看!我同你們天天在一起,直到今 世的終結。」(瑪竇/馬太福音28:19,20)

顯然,這是對基督教洗禮的抹殺,當我們為嬰孩洗禮的時後,他們以錯誤的觀念告誡基督徒!

接著,讓我們繼續看看一些與嬰孩受洗相關的聖經片段。

来源:

http://theological.asia

台灣基督東正教會 The Orthodox Church in Taiwan

 

聖經講道:十架上的愛 Love on the Cross

http://cominghomeorthodoxy.wordpress.com

COMING HOME – ORTHODOXY

china 739f

聖經講道:十架上的愛 – Love on the Cross

来源:

http://theological.asia/

沒有愛是不背負十架的;

因為愛就是淨空自己,將他人放到自己的生命中。

主日經文:

加拉太書611-18

請看我親手寫給你們的字是何等的大呢凡希圖外貌體面的人都勉強你們受割禮無非是怕自己為基督的十字架受逼迫。他們那些受割禮的,連自己也不守律法;他們願意你們受割禮,不過要藉著你們的肉體誇口。但我斷不以別的誇口,只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因這十字架,就我而論,世界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論,我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受割禮不受割禮都無關緊要,要緊的就是作新造的人。凡照此理而行的,願平安、憐憫加給他們,和神的以色列民。從今以後,人都不要攪擾我,因為我身上帶著耶穌的印記。弟兄們,願我主耶穌基督的恩常在你們心裡。阿們!

 

耶稣基督被钉十字架 – The Crucifixion of Jesus Christ

約翰福音3: 13-17

除了從天降下、仍舊在天的人子,沒有人升過天。摩西在曠野怎樣舉蛇,人子也必照樣被舉起來,叫一切信他的都得永生(或作:叫一切信的人在他裡面得永生)。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因為神差他的兒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或作:審判世人;下同),乃是要叫世人因他得救。

李亮神父講道:

今天的經文是最重要的福音經文之一:「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這是最大的奧秘,也是最矛盾的事,對許多人來說,難以理解。當哲學家問神:「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呢?」他是得不到答案的。

神為什麼要愛我們呢?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我們呢?我們不良善,我們不配得,神甚至無法在我們身上找到任何良善。祂這麼做,既不是因為祂需要我們,也不是因為祂毫無選擇,被迫一定要用這樣的方式寬恕我們的罪過,因為祂只需要一句話,就能赦免我們的罪。

這就是最大的奧秘。根據哲學家柏拉圖,你無法愛某個不美善的人事物,美善是吸引愛的法則。如果你愛上某個醜惡的對象,根據這樣的哲學觀,是很糟一件事。因此,如果魔鬼質問神:「你為什麼要愛人類呢?他們是如此邪惡!」,神無法回答。但是神卻以最深奧的行動,代替了言語的回答。

神賜給我們祂的獨生子,而不是任何其他事物。請想像如果要在座的各位將自己的孩子帶到教會來,並且犧牲孩子的生命?祂所賜的,是祂以至高的愛,所鍾愛的獨生子。這是最深刻、最強烈、最難以置信和無法解釋的愛。這也是為何我今天要用希臘原文來讀這段福音,因為「賜給」的希臘原文有特殊涵義。

神這麼做,為了讓每個願意相信祂的人得到永生,祂尊重人的自由,不強迫任何人相信祂。但相信祂的,將與基督合一,並因此與天父合一。這就是聖詩所頌讚的創世之前的奧秘。聖父成為關係性的,成為共融的(communion),祂不是孤單的,祂「生」聖子。也不只是一對一的關係,因為還有聖靈,成為完美的聖三一。

這終極的愛,持續至今。因為聖父持續不斷地賜予祂的的聖子。基督的聖體和聖血,為了我們如此謙卑地成為餅和酒,成為我們的食物。這就是無條件的愛,這才是真正的愛。真正的生命,並非心臟的跳動,而是共融,與神合一;並藉著與基督的合一,得以和眾人合一。

這也是為何基督說:「人若遵守我的道,就永遠不嘗死味。」(約翰福音8:52)。現在祂並沒有讓我們擁有肉體上的不死,因為祂尊重我們的自由。試想,如果人們因為信神就得以肉體不死,有多少人會為了這不死的肉體,假裝他們相信神呢?但真正信神的人,是超越死亡的,因為對他來說,死亡只是「睡著」。他與神的關係,與基督的合一,永遠不被隔絕。這也是為何我們在教會中,並不刻意區分生者和亡者,我們將代表生者和亡者的麵餅屑,一起投入聖杯中;因為離世的親友,在聖禮儀中,也與我們同在。

神的愛是最重要的,祂也向我們顯明什麼是真正的愛。神淨空自己,成了祂所不是的,成了卑下的人類。神取了人的本質,人的本質(nature)並非有罪的,而是人的態度(本質中的一部份),使人有罪。但基督不是從男人所生,而是從聖靈和聖母馬利亞所生,因此基督是唯一無罪的。

真正的愛,是神。這愛,是十字架的愛。沒有愛是不背負十架的。因為愛就是淨空自己,將他人放到自己的生命中。神淨空自己,取了我們有罪的、腐敗的人性,卻不求任何回報,祂也不需要我們的回報。因此,真正的愛,是十架的愛,是淨空自己,讓他人進入你的生命中。

你會問:「難道沒有其他的方式嗎?我不能要其他人來愛我,照著我想要的方式來愛我嗎?」不,沒有其他的方式。如果我們不能淨空自己,不能讓其他人進入自己的生命,我們將永遠活在孤單之中,這樣的孤單,就是地獄。

罪,其實就是愛的扭曲,愛的變形。罪,就是我想要對方,但我要對方成為我想要的樣子,我要對方按照我想要的方式來對待我。這並非神愛我們的方式。神愛我們,如我們之所是。神甚至繼續愛著魔鬼,事實上,如果神有一天不再愛魔鬼,魔鬼還會覺得好過一些。因為魔鬼會感到自己被懲罰了,已經付出代價了,所以不再需要承受神的愛了。但如同許多教父,包括St. Issac of Syria所說的,無條件的愛,對魔鬼來說,就是地獄。神無條件地、不求回報地愛,但魔鬼完完全全拒絕了。

所有愛的根基,都是神的愛。人類生病了,這疾病是什麼呢?就是孤立的個體性(individuality)。在自我封閉的世界中,要求別人以自己想要的方式來愛我。這是錯誤的。任何愛的關係,如果不根基於神自我犧牲的愛,這關係將會失敗。

任何愛的關係,如果不根基於神的愛,將會扎根在其他的事物上。這也是為何今天的使徒書信中,保羅提到:「他們那些受割禮的,連自己也不守律法;他們願意你們受割禮,不過要藉著你們的肉體誇口」,這些人的目的在於利用基督徒實現自已國族主義的野心,並且使得「成為基督徒」不再是扎根於十架上的愛。

使徒保羅又說:「從今以後,人都不要攪擾我,因為我身上帶著耶穌的印記」,這印記是什麼呢?就是受苦的印記,為了神的愛而受苦的印記,為了愛他人而受苦的印記。真正的十字架不是戴在頸上的項鍊。保羅為主受苦,這就是他的印記,今日世界各地也有許多基督徒正為了信仰而受迫害殘殺,這就是他們的印記。也有那看不見的,不是肉體上,而是心靈和靈魂上的傷痕和印記,來自於我們誠實,卻被我們最深愛的人背叛;來自於我們行善,卻被回報以最惡劣的對待。我們雖然沒有遭受身體上的迫害,卻必須擔起那來自我們的另一半、我們的親人、朋友、同事、鄰人……加於我們的十字架。

耶穌在復活之後,身上仍帶著釘痕。祂帶著十架的釘痕,和被長槍刺穿的傷痕而升天,為的是向聖父顯明祂如何地愛著世人。我們也能夠如此向神表達自己究竟多麼愛祂,如果我們不再譴責和控訴:「神啊!你看,他們是多麼惡劣,竟然這樣傷害我!」而是心甘情願地說:「主啊,為了愛祢,我承擔了來自這些人的傷痕和重擔,我知道這些人做了什麼,但我仍然愛他們,甚至比以往更愛他們」。

今生來生,沒有任何力量,比愛更強大;沒有任何事,比愛更危險:「愛情是…上主的火焰」(雅歌8:14,思高譯本)。將自己完全獻給愛的,卻可能遭受棄如敝屣的對待,但這就是神愛我們的方式,這就是真愛,這樣的愛可以改變世界;這樣的愛,能使一個原本不懂愛的人,逐漸也能夠去愛。這樣的愛能夠使人得救,因為當一個人能夠去愛,就是救恩。懷有神的愛,並與神合一,就是救恩。如果神敞開自己,將獨生子給了我們,我們也應該敞開自己,為他人奉獻。這會帶來危險的死亡,但死亡之後將有復活和真正的生命。如果不這麼做,我們雖然活著,卻已經死了。這無關選擇。

至少今天,試著想想,如何給予你自已?首先,是對那些你原本就有所虧欠的另一半、親友、同事、工作……等。至於愛教會,愛神,我不敢如此要求你們。因為如果人們不到教會來,參與最奧秘的聖事,參與全宇宙都頌讚的聖事—神成了餅和酒—並領受聖體聖血,這人又如何能愛教會呢?

結尾補充:

今天教會的于涓從美國返台,她獲得聖像畫的學位,成為聖像畫家和教師。在十幾小時的飛行後,一下飛機就直接趕到教會來,參加聖禮儀。她也發行了一本新書“The Life of Jesus by icons”,以視覺化的方式,介紹耶穌的一生,是傳福音的好方法,也更適合華人的心靈。感謝主,我們有了第一位華人世界的聖像畫家,如果有任何人想要邀請于涓授課,我們會感到十分榮幸,當然,這也是來自神的祝福。也請持續為于涓祈禱!

4.09.07 聖十字架節前一主日

東正教會簡介:

http://theological.asia/taiwan-orthodox/

来源:

http://theological.asia/

基督復活了 Christ is Risen

greatWall

ανασταση

基督復活了 Christ is Risen

基督復活了!

來吧,弟兄們及主的兒女,迎接從東正教聖地法那傳來這生生不息之火光,讓我們所有人一起榮耀“基督從死者中復活”。

基督上了十字架,對主的使徒們,情感上造成了嚴厲的考驗,因為基督在十字架上受難,讓使徒們對於主終將以權力戰勝一切的希望,得以傳開。他們看見拉撒路的復活,他們看見五餅二魚如何奇蹟般地餵飽五千人,外加上婦人及小孩。之後,他們看見耶穌基督以勝利之姿進入耶路撒冷,猶如為戰勝世俗權力拉開了序幕。其中兩人的母親甚且要求,在主取得權柄之後,讓她的兩個兒子分坐在主的兩側。然而因基督所受的極刑,這一切都如孩童的幻想般消失。

但是,就在這個禮拜的第一天(主日),持香膏的婦人們發現墳瑩空了,還聽到天使說,基督從死者中復活了。不多久,她們看見祂以不同狀態出現,無法再讓持香膏的婦人們碰觸。這個出乎意料的發展,讓接近基督的人不禁納悶,接下來將發生什麼事。然而她們並沒有立即得到答案,而是被告知以耐心與磨鍊靜候,直到她們獲得從上而來的力量。她們謹守命令,一直等到五旬節,聖靈完全臨到她們,揭示了新的使命。這個使命並非要使受奴役禁錮的民族解脫
,而是要讓所有受到邪惡所主宰奴役的人及邪惡本身得到解脫。這與她們所夢想的不同,而是另一個更巨大的使命。

這個不可思議的誡命,傳揚人將從死亡的奴役中獲得解救的消息,讓他們驚訝不已。儘管如此,他們熱情地承擔起,將消息傳遍各地,從死亡手中拯救了許多人,並且持續拯救。第一位從死者中復活的基督,給予我們復活與永生的恩賜,讓生命不再受制於墮落。因為復活之後,我們不再受俗世所驅使,而擁有了如上帝的天使般的靈性身體。

蒙受恩寵,我們已經初嚐復活的喜樂。雖然穿戴著屬世的皮囊,我們並沒有因為遠離上帝的愛,而嚐到死亡的本質。而是藉由基督的道成肉身,理解那即是不朽的生命,我們由會自然死亡的屬世身體,邁向更高階的屬靈生命。

因此,我們不僅預知,在遙遠的未來,會發生死者復活的事件。但在此刻,我們也參與其中,並且歡欣鼓舞地與Saint John Chrysostom一起大聲呼喊:死亡,你的針刺在哪?冥府,你的勝利又在哪?我們伴隨基督復活,經驗到時間的盡頭,也即是眼前的事實;而眼前的事實,也即是時間的盡頭。復活充滿了我們的生命,喜樂滿盈。正如使徒們說道主復活了時的感受一般。

我們延續使徒的工作,傳遞給世界復活的消息,也宣揚死亡無益於人生,所以不應在我們的生命中,佔有一席之地。至於那些藉由殺殘害同袍,追求改善社交生活的人,不願為世人奉獻。卻寧願服侍死亡,為自己被死亡所吞喫做準備。

如今,死亡與黑暗之鼓瘋狂敲打著,有些人認為排除異己讓自身受益值得頌揚
,他們大錯特錯。很不幸地,強者欺壓消滅弱者,支配著今日世俗權力頂端。控制世界的有權者,以為自己是這個世界的真正統治者。他們所展現出的殘暴及缺乏憐憫,往往讓我們震驚不已。

然而,基督,藉著在十字架上受難,翻轉了世俗權力的金字塔,並將祂的十字架插在塔頂之上。祂高坐其上,因為祂所受的苦難,超過了所有的人。世上沒有一個人所受苦難,像神-人基督所受到的苦難那樣多:“祂道成肉身而來,祂身處卑微,祂順服,即便是步上死亡,甚至在十字架上受難。因此父神所賜予祂之名,也在萬名之上。以基督之名,所有在天上的,在地上的,在地底的,都必屈身下跪。”(腓力比書2:8-11)

往往在人類的歷史中,我們目睹的普遍勢力,是闇黑的死亡,是不公義凌駕於公義之上,是敵意與嫉妒凌駕於愛之上,是人選擇邪惡的敵意凌駕於復活的光亮之上。儘管人類社會有著顯著的進步科技,大肆宣告人權與宗教自由,然而種族與宗教間的敵意卻普遍高漲,造成危險的緊張局勢,加劇了死亡、冥府與邪惡的統治勢力。遺憾地,人無法容忍異己。無法容忍與自己不同的族群,對政治、對宗教、或對社會所持有的不同看法與信仰。

雖然歷史已經證明,沒有上帝,就無法有真正地進步。如果沒有自由,也沒有一個社會能夠真正地往前,真正地幸福。只有依靠上帝,我們才能獲得真正的自由。二十世紀的歷史,不幸地證實了這個事實。人類經歷了源自中歐的慘狀,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及種族迫害中,造成了幾百萬人受害。在此同時,也飽受了所謂的前進勢力,以自由之名所種下的禍害,其犯下罪行之重大與殘暴,不下於來自中歐的暴行。因此,極權主義是人類遠離基督的產物,不能認清政黨及其自然的結局,而成就了毀滅與死亡。其上所述,再再證明了,倘若沒有上帝,任何追求自由的企圖,終將淪為悲劇。

對於統治黑暗的勢力,教會以復活基督的榮恩及力量來回應。祂將每一個人的苦難與疾病承攬自己身上。而透過祂的死而復生,所帶給世界的必然事實,死亡是該苦惱了。

復活與生命,是基督的恩賜與光亮,照亮了每一個人。讓我們榮耀這份恩賜,讓我們一起感謝賜予者。祂藉著肉身像一面鏡子在人世發光,祂將復活的光芒送給世界。讓我們迎接這生生不息之火光,讓我們欣然接受復活的恩賜,大聲從心底呼喊:

基督已經從死者中復活,他的死踐踏了死亡,那些在墓中的人,主給了生命。
歡躍吧!萬邦之民同喜!

 

心禱 The Prayer of the Heart – 我們應該要在靈魂中保有善與愛 —Porphyrios 長老的智慧

http://cominghomeorthodoxy.wordpress.com

COMING HOME – ORTHODOXY

china der

心禱 The Prayer of the Heart –

我們應該要在靈魂中保有善與愛 —Porphyrios長老的智慧

╰⊰¸¸.•¨*

「我們應該要時時想著如何去愛所有的弟兄姊妹… 我們應該要在靈魂中保有善與愛… 」

節錄自《因愛而傷》(Wounded by Love)一書「Porphyrios長老的智慧」

Wisdom of Elder Porphyrios from the book ‘Wounded by Love’

来源:

http://theological.asia

人類擁有一種能力,就是可以將善或惡傳遞到周圍環境裡面。這是非常微妙的,需要我們以很大的心力去關注。我們必須要以正面的思考架構來想所有事情。對任何事物,我們都不該存有惡的思想。即使是一個簡單的注視,都會影響到我們周遭的事物,即使是最輕微的憤怒或憤慨都會造成傷害。我們應該要在靈魂當中保有「善」與「愛」,並且藉著思想或行為將「善」與「愛」向外傳遞。

我們應該要特別留意,對於那些傷害我們的人,我們不該在心中藏著憤慨,而應該要用愛來為他們祈禱。無論我們身邊的同伴對我們做了什麼,我們都不該對他們存有惡的思想。讓我們看看第一位殉道者Saints Stephen的事蹟。當他遇難時,他向神祈禱:「主,請不要將這些罪惡加在他們身上」我們應該要學習Saints Stephen的榜樣。

我們不該想著,神會將某些惡加諸於某人,或者神會懲罰某人的罪。這種想法,會在不知不覺中,招致可怕的惡魔。我們常常會憤憤不平的向某人說:「你難道不怕神的正義嗎?你難道不怕神會懲罰你嗎?」,「神一定會懲罰你所做的壞事!」然而,反過來,我們也可以說:「喔,神啊!他做了壞事,請不要給他任何懲罰!」或「希望此人最好不要得到痛苦的報應…」

從這些例子當中,我們可以看出,人們的心中都有一個深層的渴望,就是希望某人受到懲罰。儘管我們沒有在懺悔聖事中怒罵別人的惡,但是,我們用了其他的方式來宣洩心中的怒氣。我們常常將別人所做的惡事告訴神,祈禱神會懲罰他。事實上,這種做法是對身邊弟兄姊妹的詛咒。

如果,我們這樣祈禱:「神啊!他做了很多壞事,害得我很慘,願你可以讓他嚐到惡果!」這就代表了,我們希望神可以懲罰他。甚至,當我們在祈禱中說:「沒關係,神已經知曉了他的惡!」的時候,我們靈魂深處的意念,已經奧秘的影響了對方的靈魂,使他注定要為已做的惡而受苦。

當我們詛咒某人,一種惡的力量就會從我們體內傳到其他人身上,就好像聲音會藉由聲波來傳導,使對方受苦。當我們將惡念加諸於別人身上時,我們就變成了受到魔法控制的「邪惡之眼」。當我們心中充滿怒氣時,就會讓「邪惡之眼」開始作用。我們以一種奧秘的方式,將惡念傳遞出去。我們不該說,是「神」引起這種惡念,因為,事實上,惡念來自於人們的軟弱。神並不會懲罰任何人,而是我們的惡念藉著一種奧秘的方式,傳遞到別人身上,造成別人的痛苦。基督從來就不希望這個世界有「惡」。相反地,基督要我們「祝福那些詛咒我們的人…」。

以「邪惡之眼」看別人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這是由「嫉妒心」或「欲望之心」所引起的惡念。我們必須十分留意,不要讓這種惡念升起。「嫉妒心」是傷害別人最大的源頭。一個用「邪惡之眼」來傳遞惡念和詛咒別人的人,片刻也不會想到,自己正在傷害別人。讓我們謹記在心,舊約曾說:「因為罪惡的蠱惑,使人喪失天良。」(智慧篇 4:12)

當一個人成為神的兒女,開始行懺悔聖事、領受聖體聖血(Holy Communion)、背負十字架的時候,沒有任何事情能夠真正傷害他。即使是所有的惡魔都附在他身上,惡魔也會無計可施,根本無法影響到他。在我們體內,有一部分的靈魂叫做「道德家」。這位「道德家」看到有人誤入歧途時,就會開始憤怒。有時候這種批判和憤怒,反而使自己走上歧途。在這種時候,「道德家」通常不會發現自己的錯誤,而只想要批判別人。我想,這不是神所樂見的。在福音當中,基督曾說:「你,總是在教別人怎麼做,怎麼不也教教自己怎麼做?當你教導別人不可以偷竊時,你可曾反省過,自己是不是也犯了偷竊?」

或許我們真的不犯偷竊,但是,我們犯了謀殺,因為我們斥責別人的錯,使別人蒙羞。例如,在某種情況下,我們會說:「你應該這樣做,結果呢?你並沒有這樣做!所以,看看你自己今天落得什麼樣的下場!」當我們想著邪惡的事情,惡事就真的會發生。藉著一種奧秘的、隱性的作用,我們削弱別人向善的力量,對別人造成了傷害。我們有可能造成別人生病、失業、失去自己的特質…等不幸。這樣的作為,不僅對身邊的人造成傷害,也傷害了我們自己,因為,我們使自己遠離了神的恩典,即使我們向神祈禱,神也不會聽見我們的聲音。最後,我們會發現,我們「向神祈求」卻「得不到任何回應」。你們可曾想過為什麼會如此呢?我想,那是因為「我們祈求的方式錯了」。我們應該要先找到一個方式,治療心中深層的惡念,使自己永遠不再透過「想」和「感覺」將惡念傳達給別人。

有些人可能會說:「那個人竟然做出這種事情,他一定會受到神的懲罰!」卻沒有意識到,自己心中充滿了邪惡的念頭。要清楚意識到自己的念頭是善還是惡,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為,善、惡並不會清楚的顯現在我們眼前,而是會藏匿在我們的靈魂當中,影響我們身邊的人。這種作用是非常奧秘的。

同樣的,如果我們在心中恭敬地想著:「某人現在過得很不好,我應該要向神祈禱,請神幫助他,讓他有悔改的機會。」這樣一來,我們不但沒有說某人的惡,也沒有在內心深處期待著神將會懲罰他。這種做法不但不會對自己或他人造成傷害,還有益於他人。當我們為別人祈禱時,對方就會發出一種善的力量。這種力量將會治療他,使他振奮和堅強。

這種力量以一種非常奧秘的方式,從我們身上傳遞到他人身上。事實上,一個心地善良的人,會直接把這種善良的能量傳播給別人。這種傳播的方法,即奧秘又溫和。他為周圍的人送上光芒,也為自己創造一個護盾,保護自己免於惡魔的侵害。當我們擁有這種力量時,如果我們又能善良的對待他人,不斷的祈禱,我們就能治療我們的同胞,幫助他們朝神的方向前進不懈。

這是一種肉眼不可見的生命,是靈魂的生命。這是非常有力量的,即使距離千里遠,也可以直接影響別人。同樣的,詛咒也有相同的力量,它會使「惡」起作用。相反地,如果我們用愛心為別人祈禱,無論對方和我們距離多遠,善都會傳遞。所以,我們可以說,善、惡的力量,並不會受到距離遠近的影響。

我們散發的這種能量,遍及天下,廣布各個角落。所羅門王的智慧曾對這個特別的能量加以描述:「這個喃喃細語的聲響是無法被隱藏的。」這是我們靈魂的聲音,它神祕的向外傳遞,並影響其它的事物,即使我們一個字也沒有說。甚至不需要說話,我們就可以傳遞善與惡,無論我們與我們週遭的人之間的距離是多麼的遙遠,這種沒有表達的表達,遠比有形的言語文字還要更加有力量。

来源:

http://theological.asia

台灣基督東正教會 – ORTHODOX CHURCH IN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