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及旧金山的圣伊望 St John Maximovitch of Shanghai & San Francisco (+1966)

http://stjohnmaximovitchofsanfrancisco.wordpress.com

ST JOHN MAXIMOVITCH OF SHANGHAI & SAN FRANCISCO

Limestone Karst Skyline over Li River at Dusk in Guilin, China

st-john-maximovitch-b

上海及旧金山的圣伊望 St John Maximovitch of Shanghai & San Francisco (+1966)

 上海及旧金山的圣伊望(英语:John of Shanghai and San Francisco,俗名米哈伊尔·鲍里索维奇·马克西莫维奇, 俄语:Михаил Борисович Максимович; 1896年6月4日-1966年7月2日)是俄羅斯東正教国外圣主教公会的上海、西欧以及旧金山和美国西部总主教,他也是一位著名的东正教苦行僧和显行灵迹者,拥有超强的说预言、透视,以及祈祷治愈病人的能力,1994年被俄羅斯東正教国外圣主教公会封为圣人。

生平

1896年6月4日,米哈伊尔·鲍里索维奇·马克西莫维奇出生于俄国南部哈尔科夫省阿达莫弗卡村,虔诚信仰东正教的贵族家庭,渊源于塞尔维亚,与18世纪圣人托博尔斯克的圣伊望都主教属于同一家族。他的父亲塞尔维亚的鲍里斯·伊万诺维奇·马克西莫维奇(1871年-1954年),为哈尔科夫省贵族领袖,1950年代移居委内瑞拉。他的两位兄弟也生活在国外,一位兄弟接受大学理科教育,在南斯拉夫成为一名工程师,另一位兄弟毕业于贝尔格莱德大学法律系,任职于南斯拉夫警察机构。

从1907年到1914年,米哈伊尔·鲍里索维奇·马克西莫维奇就读于波尔塔瓦士官武备学校,1918年毕业于哈尔科夫皇家大学法律系,随后就职于哈尔科夫地方法院。米哈伊尔在年轻时信仰颇为虔诚,他的精神导师是哈尔科夫总主教安托尼。他原本打算进入基辅神学院,但在在父母的坚持下改读法律。

南斯拉夫

十月革命后,米哈伊尔·马克西莫维奇一家随白军撤退,经君士坦丁堡,1921年全家流亡到南斯拉夫的贝尔格莱德。1925年,米哈伊尔毕业于贝尔格莱德大学,获得神学学位。根据他的同时代人描述,

在那个时候,他生活在贫困中,以卖报纸谋生。在那个时代的贝尔格莱德,雨季时泥泞难行。马克西莫维奇穿着沉重的毛皮衣服和俄国旧靴子,经常会摔倒,在密布污垢的街道上,行走缓慢

1924年,马克西莫维奇代表当时的俄罗斯东正教国外教会领袖安东尼都主教,起草了一份关于俄罗斯继承权起源的报告,探讨的问题是,法律如何符合俄罗斯人民的精神和历史传统。

1926年,米哈伊尔·马克西莫维奇剃度成为一名修士,法名伊望,并由基辅都主教安托尼祝圣为辅祭。同年11月21日他又被车里雅宾斯克主教伽弗里伊尔祝圣为修士司祭。此后几年,他任教于基金达镇的塞尔维亚文法学校(至1929年)以及比托拉市的使徒约翰修道院。这一时期,他发表了一系列的神学作品:《圣母和施洗约翰崇拜与俄罗斯神学思想的新方向》、《神圣正教会如何崇敬圣母》、《索菲亚:天主智慧研究》,站在东正教的立场上,与宣传софиологии神学概念的谢尔盖·尼古拉耶维奇·布尔加科夫进行论战。1934年5月28日,他被祝圣为主教。

像许多俄罗斯移民一样,他非常尊重保护俄国难民的南斯拉夫国王亚历山大一世。多年以后,他在法国马赛街头被谋杀现场,为国王主持追思仪式。其他东正教神职人员羞于与主教在街上举行仪式,这时伊望主教拿了一把扫帚,打扫干净人行道的一片地方,睡下,然后用法语主持了仪式。

上海

1934年6月3日,伊望被分派到上海教区担任主教。安东尼都主教致函季米特洛夫总主教,写道:“我衷心向您推荐伊望主教约翰。这个人身材矮小,身体虚弱的人几乎是像个孩子。但是他是一个坚定严格苦修的奇迹。”

当伊望主教来到上海时,位于当地法租界亨利路的主教座堂尚未完成,而当地基本由白俄组成的东正教团体处于深刻的分裂之中:例如圣尼古拉堂自1927年起,脱离上海教区,改受哈尔滨教区和西欧都主教叶夫洛吉庇护,不服从中华正教会。为了实现和解,1934年12月18日,伊望主教前往这座教堂作彻夜祈祷,并带领次日的晨祷。到1936年2月,伊望主教主持完成了位于上海法租界中心的罪人之保障圣母主教座堂建筑。

在中国时,伊望主教被称为慈善家,他迅速介入已有的慈善机构,成为各种慈善事业协会的董事,并为贫穷家庭的儿童创办了以扎东斯克的圣吉洪命名的孤儿院。圣吉洪孤儿院最初只有8个孩子,后来达到数百人,前后合计总数共计有3500人。主教本人亲自前往上海贫民区的街头,寻找患病和营养不良的儿童,把他们带到孤儿院。在伊望主教的传记中写道,

他最喜爱的是孩子,他非常愿意与他们在一起。他一直关心他们,检查他们,给他们发贺卡和礼物。他可以看着他们的眼睛好几分钟时间,目光温暖,放射出的光芒深入人的灵魂,像一位怀抱婴儿的母亲。这种目光是令人难忘的。虽然这位苦行僧的身体像干树皮,但所有见过他一眼的人,都觉得他是地球上最可爱的人。

伊望主教重视宗教教育,拜访监狱和精神病院的患者。在此期间,他据称通过祈祷治愈了许多已经无望治愈的疾病。正是在这里,他行的神迹首次为人所知,这要归功于他的祈祷。作为一名公众人物,他不可能完全掩饰他苦修的生活方式。他不间断地处于祈祷状态之中,常常进行彻夜祈祷,每天只进食一次,而且从不在床上睡觉,只在后半夜在椅子上或地板上休息一二个小时,然后清晨就醒来,开始每日从不间断的事奉圣礼。即使在日本占领期间,他也经常不顾宵禁,仍然进行牧灵工作,日本占领当局也从未骚扰他。

在中国的东正教主教,原本都服从流亡的俄羅斯東正教国外圣主教公会。1945年8月,苏联红军出兵占领满洲,这时,东正教哈尔滨教区和中华正教会北京总会,先后宣布归属苏联支配的俄罗斯东正教会莫斯科牧首阿列克谢一世。伊望主教主持的上海教区和奥西波夫大司祭主持的天津教区则继续忠于流亡慕尼黑的俄羅斯東正教国外圣主教公会。伊望主教是远东地区唯一继续效忠国外圣主教公会的主教。1946年,北京总会魏克托总主教前往上海劝说,伊望主教向中国政府控告魏克托在上海沦陷期间通敌。魏被上海警备司令部扣押了魏克托,高等法院检查处进行侦查,这时苏联政府介入干预,魏克托始被不予起诉而释放。魏克托对伊望主教采取绝罚处分,而慕尼黑的俄羅斯東正教国外圣主教公会则表彰伊望主教,并晋升他为总主教。

当共产党夺取中国政权时,白俄们选择再次逃难。1949年5月4日,解放军夺取上海前夕,伊望总主教率领神职人员和教友离开上海,首先前往菲律宾Tubabao岛建立一所难民营,大约容纳5000名白俄。伊望总主教亲自前往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以确保他的教友们获准进入美国。还有少部分白俄得以前往澳大利亚。

西欧

1951年,伊望总主教被调往西欧总主教区,先后在巴黎和布鲁塞尔任职。在这个教区,恢复敬礼未分开的西方教会(即在天主教和东正教分裂之前)的圣人。由于他仔细研究这些圣人的生平,东正教会开始纪念巴黎的主保圣人圣日内维耶、爱尔兰的圣帕特里克以及其他知名的西方圣人。如同在上海一样,他积极从事慈善和牧灵工作,而这里的会众更为分散。他照顾法国和荷兰的东正教会,由于当地神职人员的努力,得以在法国和荷兰出版礼仪书。他也牧养希腊,阿拉伯,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东正教堂区,赋予它们特殊的地位。此外还祝圣了一位东正教司铎,前往西班牙马德里传教。

在他任职期间,在布鲁塞尔建立了以义人约伯命名的纪念堂,以纪念殉难沙皇尼古拉二世。

根据他的同时代人描述,

主教在家里身穿最便宜布料的法衣,脚穿凉鞋,而且常常赤脚。他是一位真正的禁欲派(нестяжатели),追随着另一位伟大的俄罗斯圣徒-圣尼尔·索尔斯基。他是一位上帝的人。

伊望总主教的活动不仅受到许多东正教信徒的赞赏,还受到其他宗教信徒的赞赏。有一个故事说,巴黎的一位天主教神父告诉他的会众,在现代世界也有奇迹和圣人,其证明是俄罗斯赤脚圣伊望走在巴黎街头。

旧金山

1962年,伊望总主教迁往旧金山,次年出任旧金山及美国西部总主教。那时,他被认为是俄羅斯東正教国外圣主教公会主要的候选人之一,但是旧金山只有一位年老的主教在那里事奉。在旧金山,他又遇到一个分裂的社团和一座未完成的主教座堂。几乎在他的任命程序刚启动时,他就成为一些教会领袖诽谤的目标,被控告在主教座堂修建中涉嫌财务违规。参加1963年旧金山审判的一部分圣主教公会主教支持这一控诉,但是最终伊望总主教被证明无罪。

伊望总主教在有生之年最终得以完成了位于旧金山列治文区(Richmond District)盖瑞大道(Geary Boulevard),奉“诸忧苦者之喜乐”圣母为主保的主教座堂,后来自己也安葬在这里。他也为社团带来来某种程度的和平。

伊望总主教对待违反传统东正教虔诚的行为非常严格。因此,当他得知一些教友在万圣节周日晚上之前在舞会娱乐,默默地在房间内走动,然后悄悄地离开。第二天早上,他颁布了一项命令《主日和瞻礼前夕禁止事项》:

神圣的主日和瞻礼前夕,是基督徒祷告和敬畏的时刻,预备好参加或出席神圣礼仪。因此要求所有东正教徒,因为它直接关系到教会仪式。在瞻礼前夕参与娱乐,尤其罪孽深重。如果在主日和瞻礼前夕去舞会或类似的娱乐,翌日不能参加唱经班,等待、进入祭台或站在唱经楼。

封圣

1966年,伊望总主教带着“库尔斯克之根·符印之母”圣像巡游各地。这一年的7月2日(儒略历6月19日),伊望访问西雅图圣尼古拉教堂,在密室祷告时去世。伊望总主教逝世后,许多信徒都以书面确认,正如他所祈祷的,发生了奇迹。他的遗体运回了旧金山,安葬在他兴建的诸忧苦者之喜乐圣母主教座堂主祭台下。他的遗体虽然未经防腐处理,但是到1993年,在打开圣伊望主教灵柩时,却发现其依然完好未朽坏。1994年7月2日,在伊望主教去世28周年之际,被俄国域外教会隆重地封为圣人。他的纪念日定在最接近7月2日的星期六。他在世界许多地方都得到敬爱和庆祝,一部分圣髑奉安于塞尔维亚、俄罗斯、阿索斯山、保加利亚,2008年又有一小部分圣髑来到中国的北京、上海和香港牧区。1996年,在伊望主教的百年诞辰,纽约约旦谷上帝圣三修道院的修士司祭安德列神父绘制了圣伊望的圣像,描绘伊望总主教用十字架和三叉烛行祝福礼的情景,这幅圣像因接触过伊望主教不朽的法体圣髑,被东正教徒认为可以因圣伊望主教的代祷而蒙受蒙受祝福。

在《天階序論》中天使的分级為 The classification of Holy Angels

http://holyangelsofyourheart.wordpress.com

HOLY ANGELS OF YOUR HEART

在《天階序論》中天使的分级為:

上三级—神圣的階级
熾天使 Seraphim
智天使 Cherubim
座天使 Ophanim
中三级—子的階级
主天使(亦可譯为權天使)Dominions
力天使 Virtues
能天使 Powers
下三级—聖靈的階级
權天使 Principalities
大天使Archangels
天使 Angels

聖帕提克的護心鎧甲 St Patrick’s Breast Plate

http://irelandofmyheart.wordpress.com

IRELAND OF MY HEART

china_flower_travel

st-patrick-icon

聖帕提克的護心鎧甲 St Patrick’s Breast Plate

今日
我奮袂而起。
我向聖三位一體,我們的上帝祈求,
我的心
憑藉著上帝的大能,
憑藉著堅定的信仰,
憑藉著深刻的告解,
向那唯一的造物主。

今日
我奮袂而起。
基督的誕生與洗禮,
基督的受難與埋葬,
基督的復活與升天,
基督下降陰府與審判,
給予我力量。

今日
我奮袂而起。
智慧天使基路伯(Cherubim)的愛使我堅強。
我在
天使的順服中,
大天使的幫助中,
復活的希望中,
得到報償。
我在
宗主教的祈禱中,
先知的預言中,
告解者的信仰中,
童貞女的潔淨中,
賢德之人的言行中,
得到力量。

今日
我奮袂而起。
天上的國度,使我振奮:
那裡陽光普照,月光四射,光彩奪目。
那裡風速敏捷,光線奔馳,
那裡海深,地穩,岩堅固。

今日
我奮袂而起。
上帝的力量為我領航:
上帝的大能支持我,
上帝的智慧帶領我,
上帝的眼睛嚮導我,
上帝的耳朵傾聽我,
上帝的口舌教導我,
上帝的雙手守護我,
上帝的道路引導我,
上帝的盾甲庇護我,
上帝是我之主,
拯救我遠離惡魔的誘惑,
無論惡魔是單或眾。
上帝是我之主,
拯救我免於敵人的詛咒,
無論敵人是近或遠。

在我與惡魔之間的諸力量,請聽我召喚。
讓我們共同
對抗假先知的惡毒魔咒,
對抗異教徒的黑邪律法,
對抗外道人士的異端邪說,
對抗偶像崇拜者的狡詐騙術,
對抗巫術法師的法術詛咒。
請助我擊敗
一切腐化人類肉體與靈魂的邪見,
一切加害於我身心的殘酷力量。

今日,基督庇護我,
使我免於毒害與猛火,
使我免於淹溺與迫害,
終有一天,我將獲得無盡的報償。

基督與我同在,或在前,或在後。
基督與我同體,或在下,或在上。
基督在我身旁,或在左,或在右。
行住坐臥之時,皆不須臾離也。
思我者,基督必存其心。
談我者,基督必存其口。
見我者,基督必存其目。
聞我者,基督必存其耳。

今日
我奮袂而起。
我向聖三位一體,我們的上帝祈求,
我的心
憑藉著上帝的大能,
憑藉著堅定的信仰,
憑藉著深刻的告解,
向那唯一的造物主。

來源 Source:

http://theological.asia

聖母誕辰紀念日:意義與聖像畫解說 The Nativity of the Theotokos (Mother of God)

http://holyvirginmary.wordpress.com

HOLY VIRGIN MARY, MOTHER OF GOD

userid224917time20090525141844

Nativity-of-the-Theotokossmall

聖母誕辰紀念日:意義與聖像畫解說

The Nativity of the Theotokos (Mother of God)

http://theological.asia

http://theological.asia/theotokos-nativity/

台灣基督東正教會 The Orthodox Church in Taiwan

九月八號)由於教會一年的行事曆是從九月一號開始的,聖母誕辰的聖宴,是教會一整年第一個隆重的祭典。將這個祭典放在此時是很適當的。聖母誕辰可視為是救贖過程的開幕儀式。因為她的誕生,我們可以期待她的兒子,耶穌基督的誕生,進而期待祂以血肉之軀完成救贖。

我們在這場盛宴的晚禱時唱著:

<今天這不孕的大門已經敞開,而主的童貞之門已經來臨。今天恩典已經開花結果,向世界證明天主之母,因為有她世上萬物與天同慶,我們的靈也得救贖>。

根據神聖傳統,瑪利亞的雙親,約雅新(Joachim)和安娜(Anna)多年來膝下無子﹔他們兩位都是主忠貞虔誠的信徒,但是他們懇求一子的祈禱卻一直沒有回應。有一天,當約雅新到教堂獻祭。由於他自覺羞愧,所以避開了上次指責他膝下無子的大祭司。為了隱藏自己的恥辱,約雅新在洩氣和懊惱之餘,跑到一個偏僻的山莊去,那兒到處是牧羊人和羊群。

當約雅新在山莊那兒對著上帝禱告的同時,他的妻子,安娜,也在同一個時刻在耶路撒冷自家的院子裡禱告著。此時有位天使在他們面前現身,並宣布他們將會有個孩子,而這孩子將會留名在往後的世世代代裡。

安娜發誓,無論這孩子是男是女,她將會把這孩子獻給主。頓時,所有的沮喪消失,約雅新急忙地趕回家。而他的妻子也急於和他分享這個好消息,便匆忙地跑了出去﹔他們在城門口那兒遇到 Continue reading “聖母誕辰紀念日:意義與聖像畫解說 The Nativity of the Theotokos (Mother of God)”

死亡與愛 Death and Love (東正教 李亮神父) ╰⊰¸¸.•¨* Chinese & english video

http://orthodoxsaintvalentine.wordpress.com

ORTHODOX SAINT VALENTINE

pink-flowers-4

死亡與愛 Death and Love (東正教 李亮神父)

讓心被刀刺透,
就是愛的命運。

本週完整講道影片:
https://youtu.be/di9l4QjH4Fg

相關經文:
拉撒路週六 約翰福音11:1-45
Lazarus Saturday John 11:1-45
聖枝主日 約翰福音12:1-18
Palm Sunday John 12:1-18

教會官網 http://theological.asia/
愛的箴言 FB粉絲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prayforyou
像一棵樹 FB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ree.fans
聖禮儀現場直播 http://bambuser.com/channel/orthodox-…

※尊重著作權,引用請註明網址連結。

台灣基督東正教會隸屬於普世宗主教聖統香港及東南亞教區,
主教為黎大略都主教,台灣由李亮神父牧養教友。

李亮神父
來自東正教會靈修聖地阿陀斯聖山
(Mt. Athos, Gregoriou Monastery),
身為修士的屬靈父親(spiritual father),
於修院中實踐心禱,鑽研古希臘文聖經十多年。
來臺後於各神學院教導東正教神學、靈修、聖經希臘原文等課程,
其屬靈父親為已故希臘知名靈修導師St. Porphyrios of Kafsokalivia。

基督復活了 他確實復活了Christ is Risen! Indeed, He is Risen!

基督復活了 他確實復活了

Christ is Risen! Indeed, He is Risen!

寬恕:愛的修煉 Forgiveness: Why? How? What?

http://textsorthodoxy.wordpress.com

TEXTS – ORTHODOXY

寬恕:愛的修煉 Forgiveness: Why? How? What?

来源:

http://theological.asia

http://theological.asia/forgiveness-why-how-what/

台灣基督東正教會The Orthodox Church in Taiwan

請求寬恕

但是最重要的,是今天福音書所說的:寬恕。因為「寬恕」,是最能夠使我們被分辨出來的,最能夠使我們自稱為東正教徒的指標。成為東正教徒是什麼意思呢?並不是指我們以自己的方式來相信神,如同某些人曾對我說的:「我家裡有擺聖像畫啊,我在家裡祈禱就好了啦!」我以聖經的話回答那人:「你信神只有一位,你信的不錯;鬼魔也信,卻是戰驚。」(雅各書2:19)。因此,請不要誤以為這些自以為是的人,屬於東正教徒,不,他們不是。

是什麼讓我們成為真正的東正教徒?如何試驗一個人是否為真的東正教徒?那就是「悔改」,和「寬恕」。

首先是悔改,因為許多人並沒有悔改。悔改(repent)和後悔(regret),是不同的。許多時候,後悔只是加添自我的驕傲。因為我們心想:「呃,我這麼優秀,卻不小心犯了個錯。真是後悔啊!我原本是不會那麼做的」。這種態度不是悔改。悔改是尋找(searching)、是改變。而且在改變之前,先請求寬恕。

第一步,是面對我所傷害的人,並請求寬恕。我們必須踏出這簡單的一步,雖然對驕傲的人來說,這一點也不簡單,甚至倍感艱難,但我們必須這麼做。如果我們不這麼做,是無法被寬恕的。之後我會解釋原因。並非因為神要懲罰我們,不,祂無法懲罰我們。有許多事,是神做不到的。

下一步,是向神請求寬恕。因為當我們傷害了某人,我們也傷害了神。因為神就在這個人之內,神在每一個人之內,不論這人是否為東正教徒。因此,首要的是務實,而非在神學理論的層次上狡辯自己悔改了,要務實。馬太福音教導我們:如果我們想要到教會,來向神祈禱,並獻上祭品,而你想起你的弟兄姊妹—請注意,不是你對其他人,而是其他人對你感到不悅,你必須將祭禮留在教會門外,先去找到這位弟兄姊妹,與對方和好。之後你才能回到教會祈禱和獻祭。

當然,這裡有個問題。如果我想與對方和好,但對方卻不想要呢?該怎麼辦呢?我們會討論這一點。但是,至少我們必須先嘗試。我們也必須了解,我們總是會感到受傷,心中隱隱作痛,直到對方說:「我原諒你」,並且與我們和好。是的,我們會與這傷口一同活著。還記得嗎?耶穌基督復活之後,祂並沒有治癒手掌的釘痕,腳上的傷痕,和肋旁被刺穿的洞口。是的,我們會與傷口一同活著。忘記並不容易,我們也不該忘記,我們對別人造成的傷害。

有些人,出於他們的心病和驕傲,會對被傷害的人說:「忘了吧!我都忘了!你幹嘛一直提那些過去的事呢?」但這就像在說:「我感染了病毒(傷害別人),但是我已經吃了阿斯匹靈(遺忘專用),沒事了啦!」但這病毒會復發的,不只會復 Continue reading “寬恕:愛的修煉 Forgiveness: Why? How? W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