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講道:十架上的愛 Love on the Cross

http://cominghomeorthodoxy.wordpress.com

COMING HOME – ORTHODOXY

china 739f

聖經講道:十架上的愛 – Love on the Cross

来源:

http://theological.asia/

沒有愛是不背負十架的;

因為愛就是淨空自己,將他人放到自己的生命中。

主日經文:

加拉太書611-18

請看我親手寫給你們的字是何等的大呢凡希圖外貌體面的人都勉強你們受割禮無非是怕自己為基督的十字架受逼迫。他們那些受割禮的,連自己也不守律法;他們願意你們受割禮,不過要藉著你們的肉體誇口。但我斷不以別的誇口,只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因這十字架,就我而論,世界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論,我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受割禮不受割禮都無關緊要,要緊的就是作新造的人。凡照此理而行的,願平安、憐憫加給他們,和神的以色列民。從今以後,人都不要攪擾我,因為我身上帶著耶穌的印記。弟兄們,願我主耶穌基督的恩常在你們心裡。阿們!

crucifixtion-371x500

耶稣基督被钉十字架 – The Crucifixion of Jesus Christ

約翰福音3: 13-17

除了從天降下、仍舊在天的人子,沒有人升過天。摩西在曠野怎樣舉蛇,人子也必照樣被舉起來,叫一切信他的都得永生(或作:叫一切信的人在他裡面得永生)。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因為神差他的兒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或作:審判世人;下同),乃是要叫世人因他得救。

李亮神父講道:

今天的經文是最重要的福音經文之一:「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這是最大的奧秘,也是最矛盾的事,對許多人來說,難以理解。當哲學家問神:「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呢?」他是得不到答案的。

神為什麼要愛我們呢?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我們呢?我們不良善,我們不配得,神甚至無法在我們身上找到任何良善。祂這麼做,既不是因為祂需要我們,也不是因為祂毫無選擇,被迫一定要用這樣的方式寬恕我們的罪過,因為祂只需要一句話,就能赦免我們的罪。

這就是最大的奧秘。根據哲學家柏拉圖,你無法愛某個不美善的人事物,美善是吸引愛的法則。如果你愛上某個醜惡的對象,根據這樣的哲學觀,是很糟一件事。因此,如果魔鬼質問神:「你為什麼要愛人類呢?他們是如此邪惡!」,神無法回答。但是神卻以最深奧的行動,代替了言語的回答。

神賜給我們祂的獨生子,而不是任何其他事物。請想像如果要在座的各位將自己的孩子帶到教會來,並且犧牲孩子的生命?祂所賜的,是祂以至高的愛,所鍾愛的獨生子。這是最深刻、最強烈、最難以置信和無法解釋的愛。這也是為何我今天要用希臘原文來讀這段福音,因為「賜給」的希臘原文有特殊涵義。

神這麼做,為了讓每個願意相信祂的人得到永生,祂尊重人的自由,不強迫任何人相信祂。但相信祂的,將與基督合一,並因此與天父合一。這就是聖詩所頌讚的創世之前的奧秘。聖父成為關係性的,成為共融的(communion),祂不是孤單的,祂「生」聖子。也不只是一對一的關係,因為還有聖靈,成為完美的聖三一。

這終極的愛,持續至今。因為聖父持續不斷地賜予祂的的聖子。基督的聖體和聖血,為了我們如此謙卑地成為餅和酒,成為我們的食物。這就是無條件的愛,這才是真正的愛。真正的生命,並非心臟的跳動,而是共融,與神合一;並藉著與基督的合一,得以和眾人合一。

這也是為何基督說:「人若遵守我的道,就永遠不嘗死味。」(約翰福音8:52)。現在祂並沒有讓我們擁有肉體上的不死,因為祂尊重我們的自由。試想,如果人們因為信神就得以肉體不死,有多少人會為了這不死的肉體,假裝他們相信神呢?但真正信神的人,是超越死亡的,因為對他來說,死亡只是「睡著」。他與神的關係,與基督的合一,永遠不被隔絕。這也是為何我們在教會中,並不刻意區分生者和亡者,我們將代表生者和亡者的麵餅屑,一起投入聖杯中;因為離世的親友,在聖禮儀中,也與我們同在。

神的愛是最重要的,祂也向我們顯明什麼是真正的愛。神淨空自己,成了祂所不是的,成了卑下的人類。神取了人的本質,人的本質(nature)並非有罪的,而是人的態度(本質中的一部份),使人有罪。但基督不是從男人所生,而是從聖靈和聖母馬利亞所生,因此基督是唯一無罪的。

真正的愛,是神。這愛,是十字架的愛。沒有愛是不背負十架的。因為愛就是淨空自己,將他人放到自己的生命中。神淨空自己,取了我們有罪的、腐敗的人性,卻不求任何回報,祂也不需要我們的回報。因此,真正的愛,是十架的愛,是淨空自己,讓他人進入你的生命中。

你會問:「難道沒有其他的方式嗎?我不能要其他人來愛我,照著我想要的方式來愛我嗎?」不,沒有其他的方式。如果我們不能淨空自己,不能讓其他人進入自己的生命,我們將永遠活在孤單之中,這樣的孤單,就是地獄。

罪,其實就是愛的扭曲,愛的變形。罪,就是我想要對方,但我要對方成為我想要的樣子,我要對方按照我想要的方式來對待我。這並非神愛我們的方式。神愛我們,如我們之所是。神甚至繼續愛著魔鬼,事實上,如果神有一天不再愛魔鬼,魔鬼還會覺得好過一些。因為魔鬼會感到自己被懲罰了,已經付出代價了,所以不再需要承受神的愛了。但如同許多教父,包括St. Issac of Syria所說的,無條件的愛,對魔鬼來說,就是地獄。神無條件地、不求回報地愛,但魔鬼完完全全拒絕了。

所有愛的根基,都是神的愛。人類生病了,這疾病是什麼呢?就是孤立的個體性(individuality)。在自我封閉的世界中,要求別人以自己想要的方式來愛我。這是錯誤的。任何愛的關係,如果不根基於神自我犧牲的愛,這關係將會失敗。

任何愛的關係,如果不根基於神的愛,將會扎根在其他的事物上。這也是為何今天的使徒書信中,保羅提到:「他們那些受割禮的,連自己也不守律法;他們願意你們受割禮,不過要藉著你們的肉體誇口」,這些人的目的在於利用基督徒實現自已國族主義的野心,並且使得「成為基督徒」不再是扎根於十架上的愛。

使徒保羅又說:「從今以後,人都不要攪擾我,因為我身上帶著耶穌的印記」,這印記是什麼呢?就是受苦的印記,為了神的愛而受苦的印記,為了愛他人而受苦的印記。真正的十字架不是戴在頸上的項鍊。保羅為主受苦,這就是他的印記,今日世界各地也有許多基督徒正為了信仰而受迫害殘殺,這就是他們的印記。也有那看不見的,不是肉體上,而是心靈和靈魂上的傷痕和印記,來自於我們誠實,卻被我們最深愛的人背叛;來自於我們行善,卻被回報以最惡劣的對待。我們雖然沒有遭受身體上的迫害,卻必須擔起那來自我們的另一半、我們的親人、朋友、同事、鄰人……加於我們的十字架。

耶穌在復活之後,身上仍帶著釘痕。祂帶著十架的釘痕,和被長槍刺穿的傷痕而升天,為的是向聖父顯明祂如何地愛著世人。我們也能夠如此向神表達自己究竟多麼愛祂,如果我們不再譴責和控訴:「神啊!你看,他們是多麼惡劣,竟然這樣傷害我!」而是心甘情願地說:「主啊,為了愛祢,我承擔了來自這些人的傷痕和重擔,我知道這些人做了什麼,但我仍然愛他們,甚至比以往更愛他們」。

今生來生,沒有任何力量,比愛更強大;沒有任何事,比愛更危險:「愛情是…上主的火焰」(雅歌8:14,思高譯本)。將自己完全獻給愛的,卻可能遭受棄如敝屣的對待,但這就是神愛我們的方式,這就是真愛,這樣的愛可以改變世界;這樣的愛,能使一個原本不懂愛的人,逐漸也能夠去愛。這樣的愛能夠使人得救,因為當一個人能夠去愛,就是救恩。懷有神的愛,並與神合一,就是救恩。如果神敞開自己,將獨生子給了我們,我們也應該敞開自己,為他人奉獻。這會帶來危險的死亡,但死亡之後將有復活和真正的生命。如果不這麼做,我們雖然活著,卻已經死了。這無關選擇。

至少今天,試著想想,如何給予你自已?首先,是對那些你原本就有所虧欠的另一半、親友、同事、工作……等。至於愛教會,愛神,我不敢如此要求你們。因為如果人們不到教會來,參與最奧秘的聖事,參與全宇宙都頌讚的聖事—神成了餅和酒—並領受聖體聖血,這人又如何能愛教會呢?

結尾補充:

今天教會的于涓從美國返台,她獲得聖像畫的學位,成為聖像畫家和教師。在十幾小時的飛行後,一下飛機就直接趕到教會來,參加聖禮儀。她也發行了一本新書“The Life of Jesus by icons”,以視覺化的方式,介紹耶穌的一生,是傳福音的好方法,也更適合華人的心靈。感謝主,我們有了第一位華人世界的聖像畫家,如果有任何人想要邀請于涓授課,我們會感到十分榮幸,當然,這也是來自神的祝福。也請持續為于涓祈禱!

4.09.07 聖十字架節前一主日

東正教會簡介:

http://theological.asia/taiwan-orthodox/

来源:

http://theological.asia/

Advertisements

基督復活了 Christ is Risen

greatWall

ανασταση

基督復活了!

來吧,弟兄們及主的兒女,迎接從東正教聖地法那傳來這生生不息之火光,讓我們所有人一起榮耀“基督從死者中復活”。

基督上了十字架,對主的使徒們,情感上造成了嚴厲的考驗,因為基督在十字架上受難,讓使徒們對於主終將以權力戰勝一切的希望,得以傳開。他們看見拉撒路的復活,他們看見五餅二魚如何奇蹟般地餵飽五千人,外加上婦人及小孩。之後,他們看見耶穌基督以勝利之姿進入耶路撒冷,猶如為戰勝世俗權力拉開了序幕。其中兩人的母親甚且要求,在主取得權柄之後,讓她的兩個兒子分坐在主的兩側。然而因基督所受的極刑,這一切都如孩童的幻想般消失。

但是,就在這個禮拜的第一天(主日),持香膏的婦人們發現墳瑩空了,還聽到天使說,基督從死者中復活了。不多久,她們看見祂以不同狀態出現,無法再讓持香膏的婦人們碰觸。這個出乎意料的發展,讓接近基督的人不禁納悶,接下來將發生什麼事。然而她們並沒有立即得到答案,而是被告知以耐心與磨鍊靜候,直到她們獲得從上而來的力量。她們謹守命令,一直等到五旬節,聖靈完全臨到她們,揭示了新的使命。這個使命並非要使受奴役禁錮的民族解脫
,而是要讓所有受到邪惡所主宰奴役的人及邪惡本身得到解脫。這與她們所夢想的不同,而是另一個更巨大的使命。

這個不可思議的誡命,傳揚人將從死亡的奴役中獲得解救的消息,讓他們驚訝不已。儘管如此,他們熱情地承擔起,將消息傳遍各地,從死亡手中拯救了許多人,並且持續拯救。第一位從死者中復活的基督,給予我們復活與永生的恩賜,讓生命不再受制於墮落。因為復活之後,我們不再受俗世所驅使,而擁有了如上帝的天使般的靈性身體。

蒙受恩寵,我們已經初嚐復活的喜樂。雖然穿戴著屬世的皮囊,我們並沒有因為遠離上帝的愛,而嚐到死亡的本質。而是藉由基督的道成肉身,理解那即是不朽的生命,我們由會自然死亡的屬世身體,邁向更高階的屬靈生命。

因此,我們不僅預知,在遙遠的未來,會發生死者復活的事件。但在此刻,我們也參與其中,並且歡欣鼓舞地與Saint John Chrysostom一起大聲呼喊:死亡,你的針刺在哪?冥府,你的勝利又在哪?我們伴隨基督復活,經驗到時間的盡頭,也即是眼前的事實;而眼前的事實,也即是時間的盡頭。復活充滿了我們的生命,喜樂滿盈。正如使徒們說道主復活了時的感受一般。

我們延續使徒的工作,傳遞給世界復活的消息,也宣揚死亡無益於人生,所以不應在我們的生命中,佔有一席之地。至於那些藉由殺殘害同袍,追求改善社交生活的人,不願為世人奉獻。卻寧願服侍死亡,為自己被死亡所吞喫做準備。

如今,死亡與黑暗之鼓瘋狂敲打著,有些人認為排除異己讓自身受益值得頌揚
,他們大錯特錯。很不幸地,強者欺壓消滅弱者,支配著今日世俗權力頂端。控制世界的有權者,以為自己是這個世界的真正統治者。他們所展現出的殘暴及缺乏憐憫,往往讓我們震驚不已。

然而,基督,藉著在十字架上受難,翻轉了世俗權力的金字塔,並將祂的十字架插在塔頂之上。祂高坐其上,因為祂所受的苦難,超過了所有的人。世上沒有一個人所受苦難,像神-人基督所受到的苦難那樣多:“祂道成肉身而來,祂身處卑微,祂順服,即便是步上死亡,甚至在十字架上受難。因此父神所賜予祂之名,也在萬名之上。以基督之名,所有在天上的,在地上的,在地底的,都必屈身下跪。”(腓力比書2:8-11)

往往在人類的歷史中,我們目睹的普遍勢力,是闇黑的死亡,是不公義凌駕於公義之上,是敵意與嫉妒凌駕於愛之上,是人選擇邪惡的敵意凌駕於復活的光亮之上。儘管人類社會有著顯著的進步科技,大肆宣告人權與宗教自由,然而種族與宗教間的敵意卻普遍高漲,造成危險的緊張局勢,加劇了死亡、冥府與邪惡的統治勢力。遺憾地,人無法容忍異己。無法容忍與自己不同的族群,對政治、對宗教、或對社會所持有的不同看法與信仰。

雖然歷史已經證明,沒有上帝,就無法有真正地進步。如果沒有自由,也沒有一個社會能夠真正地往前,真正地幸福。只有依靠上帝,我們才能獲得真正的自由。二十世紀的歷史,不幸地證實了這個事實。人類經歷了源自中歐的慘狀,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及種族迫害中,造成了幾百萬人受害。在此同時,也飽受了所謂的前進勢力,以自由之名所種下的禍害,其犯下罪行之重大與殘暴,不下於來自中歐的暴行。因此,極權主義是人類遠離基督的產物,不能認清政黨及其自然的結局,而成就了毀滅與死亡。其上所述,再再證明了,倘若沒有上帝,任何追求自由的企圖,終將淪為悲劇。

對於統治黑暗的勢力,教會以復活基督的榮恩及力量來回應。祂將每一個人的苦難與疾病承攬自己身上。而透過祂的死而復生,所帶給世界的必然事實,死亡是該苦惱了。

復活與生命,是基督的恩賜與光亮,照亮了每一個人。讓我們榮耀這份恩賜,讓我們一起感謝賜予者。祂藉著肉身像一面鏡子在人世發光,祂將復活的光芒送給世界。讓我們迎接這生生不息之火光,讓我們欣然接受復活的恩賜,大聲從心底呼喊:

基督已經從死者中復活,他的死踐踏了死亡,那些在墓中的人,主給了生命。
歡躍吧!萬邦之民同喜!

 

Press Release about the Schismatics in Taiwan – By Orthodox Metropolitanate of Hong Kong and South East Asia

http://schismaticsreturntochurch.wordpress.com

SCHISMATICS RETURN TO CHURCH

Taiwan-2

Press Release about the Schismatics in Taiwan

By

Orthodox Metropolitanate of Hong Kong and South East Asia

After publishing the notice of excommunication imposed by the Orthodox Metropolitanate of Hong Kong and South East Asia upon two schismatics who live in Taiwan, numerous messages were received from various people, who in a good-willing spirit wished to find out the facts of the matter.

Of course we are well aware of all the scurrilous comments that were published on various websites and social networking sites.

We cannot reply to abuse, since it is from people who not only do not know anything about what happened, but who also do not have an ecclesiastical ethos.

Here below are the actual facts, for anyone who wishes to know the truth.

It should be stated from the outset that this is not about a personal dispute; the aim of the Orthodox Metropolitanate is to safeguard the Orthodox faith, protect the Ecclesiastical order, and maintain the unity of the Church Body.

The two schismatics were for many years members of the Orthodox community in Taiwan, and benefited in many ways from the Orthodox Metropolitanate of Hong Kong. The first person, who is a Canadian citizen, was helped in both spiritual and material ways, so that he could complete his studies in Taiwan. The Orthodox Metropolitanate helped him to pursue postgraduate studies in Greece. Unfortunately, without giving any explanation, he did not go to Greece in order to continue his studies, but he disappeared even from Taiwan. Many years later he appeared in Taiwan again, but now wearing the Orthodox cassock. The Orthodox Metropolitanate, as in accordance with the canons, asked him for his canonical permit from his Bishop. The fact that he did not want for a long time to produce this document, which he should have obtained from his Bishop, made a bad impression. As does the fact that to this day he has not revealed the name of the Bishop who ordained him. After much time and urging, he sent a letter to the Metropolitan of Hong Kong, signed by Bishop Iov of Kashira, Vicar of the Moscow Diocese, Administrator of the Patriarchal Parishes in Canada, which clearly states that he grants permission to the new clergyman to continue his studies for one year in Taiwan (until 1 July 2013) and that he commends him to the spiritual jurisdiction of the Metropolitan of Hong Kong.

On the basis of this letter, the Metropolitan of Hong Kong gave him his blessing so that this clergyman from Canada could concelebrate with Fr Jonah, who is the vicar of the Orthodox Community in Taiwan.

Unfortunately, afterwards this Canadian cleric behaved strangely and badly, and wanted to form his own “parish”. He began to divide the congregation into “Greeks” and “Russians”. He began to spread the virus of ethno-phyletism. He cut off communication with the Metropolitan of Hong Kong, and while he has been at least twice in Hong Kong he avoided paying a visit to the canonical Metropolitan.

The Orthodox Metropolitanate knows who is protecting him, as well as all the bad things that he and his collaborators are doing in order to gather followers. We do not want to make any disclosures yet, so as not to scandalise the faithful.

What has been said about so-called different “ecclesiastical jurisdictions” and “mission” is completely untrue. In Taiwan there are no “parallel Orthodox jurisdictions”, and the cleric from Canada did not come to Taiwan as a missionary but in order to study.

If he himself and his supporters believe otherwise, they should explain why they have said so many lies to the Metropolitan of Hong Kong.

The second schismatic is a U.S. citizen. He was catechized in the Orthodox faith and was baptized by Fr Jonah, vicar of the Orthodox Community in Taiwan. The Orthodox Metropolitanate of Hong Kong secured scholarships for him so that he could study Orthodox theology at Holy Cross College in Boston. He then returned to Taiwan, but he was disappointed that the Metropolitan of Hong Kong did not want to use him for missionary work, for he did not consider him mature enough or ready for something so serious. At this point he decided to cut himself off from the Orthodox Church and to turn against his benefactors. Both cases are typical cases, which show how the passions of vanity and the love of money can do so much harm.

Finally, to those who speak of the presence of the Church of Russia in South East Asia and its supposed canonical rights, the Orthodox Metropolitanate of Hong Kong and South East Asia states once again its unwavering and clear position that the presence of the Church of Russia in South East Asia is uncanonical and that any decision of the Synod of the Church of Russia concerning the Far East is considered invalid. At some future point, the Orthodox Metropolitanate will comment on the so-called historical arguments presented by the Church of Russia to support its uncanonical actions. As such, it will present the whole truth, and reveal all those things that the Church of Russia is trying to conceal with such mastery.

The Orthodox Metropolitanate of Hong Kong and South East Asia, faithful to its mission and the tradition that it received from the Ecumenical Patriarchate, will continue its missionary work, safeguarding the Orthodox faith and order, and praying for the repentance and return of those who, through their uncanonical actions, tear apart the robe of unity of the Body of Christ.

Hong Kong, July 5, 2013

Source:

http://theological.asia

2013年7月份新聞稿:Kiril(愛西里爾)神父及其跟隨者被逐出教會之緣由 – Press Release about the Schismatics in Taiwan

http://schismaticsreturntochurch.wordpress.com

SCHISMATICS RETURN TO CHURCH

taiwan-1117008_960_720

2013年7月份新聞稿:

Kiril(愛西里爾)神父及其跟隨者被逐出教會之緣由

Press Release about the Schismatics in Taiwan

新聞稿

正教會香港及東南亞都主教教區,向二名住在台灣的分裂教會者,發出逐出教會的通知以後,從各界人士收到許多善意的訊息,希望得知事情的真相。

在各類網站與社群網路上發表的種種惡質評論,我們當然心知肚明。

我們之所以不還擊,是因為背後的發言人,既不清楚事情經過,也不具備教會精神(ecclesiastical ethos)。

任何希望了解真相的人,以下是真實的情況。

一開始要先申明,這件事不是私人恩怨,正教會都主教教區的用意,是要護衛正教會的信仰,維護教會的秩序,並維持教會組織的團結。

這二名分裂教會者,多年來一直是台灣正教會社群的成員,而且在許多方面得到香港都主教教區的挹注。第一位人士是加拿大公民,靈性跟物質上都受過幫助,因此得以在台灣完成學業。正教會都主教教區,曾協助他到希臘深造。不幸的是,他沒有前往希臘繼續深造,除了未提出任何說明,甚至在台灣失去音訊。許多年後,他再度在台灣現身,還穿上了正教會的法袍。正教會都主教教區依照教會法規規定,要求他出示主教授予他的正規許可。照理他應該早就從主教那兒收到,但他遲遲不肯出示文書的舉動,讓我們產生了不好的印象。事實上,至今他仍未告明按立他為神職人員的主教姓名。經過長時間的等待及催促,他給香港都主教教區寄了封信,上頭由莫斯科教區代理主教及加拿大宗主教區主事者Kashira主教Iov簽署,清楚聲明允許這位新任神職人員繼續留在台灣修讀學業一年(直到2013年7月1日),並委託香港都主教教區,給予他屬靈的管轄。

香港都主教教區依據這封信,允許這名來自加拿大的神職人員,讓他跟台灣正教會社群的代表人李亮神父(Fr. Jonah)共同舉行聖禮儀。

不幸的是,後來這名加拿大人,出現怪異且惡劣的舉動,試圖成立自己的「教區」。他開始把教徒分成「希臘人」跟「俄羅斯人」,傳播國族意識(ethno-phyletism)的有害思想。他切斷跟香港都主教教區的聯繫,而且,儘管至少兩次來到香港,卻對教會法定的正統都主教避而不見。

正教會都主教教區知道是誰在護著他,以及他和同謀為了招募信眾所做的勾當。我們尚未予以揭發,以免信徒感到震驚和憤慨。

所謂「教會管轄」及「宣教任務」不同的說法,都完全不是事實。台灣沒有「平行的正教會管轄」,這名從加拿大來的神職人員,是來修讀學位而不是來宣教的。

倘若他本人跟他的支持者,持其他的看法,應該說明為何要向香港都主教教區撒了這麼多謊。

另一位分裂教會者是美國公民,接受過正教會的信仰慕道課,為他施洗的,是台灣東正教社群的代表人李亮神父(Fr. Jonah)。香港都主教教區提供他獎學金,讓他在波士頓的聖十字學院(Holy Cross College)研習正教會神學。後來他回到台灣,由於他覺得自己不夠成熟、不堪如此重任,因此香港都主教教區無意讓他承擔宣教工作,他卻對此感到失望,同時決意跟正教會斷絕往來,背棄當初的捐助者。這兩件案例,分明就是貪圖名利,為害不悛。

最後,對於俄羅斯正教會在東南亞的出現及其正統權利的相關言論,正教會香港及東南亞都主教教區重申本身堅定而明確的立場,俄羅斯正教會在東南亞的出現,是不合教會法規的;俄羅斯正教會的教會會議,對遠東地區做的任何決議,都不生效力。對俄羅斯正教會為維護本身不合教會法規的行動,所提出的歷史爭議之說,正教會都主教教區日後會適時予以評論,這麼一來,就能完整表達真相,並揭發俄羅斯正教會極力試圖隱瞞的一切。

正教會香港及東南亞都主教教區,忠於本身的使命和源自普世宗主教的聖統,將會繼續宣教工作,護衛正教會的信仰跟秩序,並祈禱那些舉止不合教會法規,撕裂基督的衣裳,毀壞基督身體合一的人,知道悔改並且迷途知返。

2013年7月5日於香港

Source:

http://theological.asia/2014/01/news-release-excommunication/

洗禮 Orthodox Christian Baptism in USA – 视频

http://orthodoxchurchinchina.blogspot.com

ORTHODOX CHURCH IN CHINA

东正教在中国

洗禮 Orthodox Christian Baptism in USA

心禱 The Prayer of the Heart – 我們應該要在靈魂中保有善與愛 —Porphyrios 長老的智慧

http://cominghomeorthodoxy.wordpress.com

COMING HOME – ORTHODOXY

china der

心禱 The Prayer of the Heart –

我們應該要在靈魂中保有善與愛 —Porphyrios長老的智慧

╰⊰¸¸.•¨*

「我們應該要時時想著如何去愛所有的弟兄姊妹… 我們應該要在靈魂中保有善與愛… 」

節錄自《因愛而傷》(Wounded by Love)一書「Porphyrios長老的智慧」

Wisdom of Elder Porphyrios from the book ‘Wounded by Love’

来源:

http://theological.asia

人類擁有一種能力,就是可以將善或惡傳遞到周圍環境裡面。這是非常微妙的,需要我們以很大的心力去關注。我們必須要以正面的思考架構來想所有事情。對任何事物,我們都不該存有惡的思想。即使是一個簡單的注視,都會影響到我們周遭的事物,即使是最輕微的憤怒或憤慨都會造成傷害。我們應該要在靈魂當中保有「善」與「愛」,並且藉著思想或行為將「善」與「愛」向外傳遞。

我們應該要特別留意,對於那些傷害我們的人,我們不該在心中藏著憤慨,而應該要用愛來為他們祈禱。無論我們身邊的同伴對我們做了什麼,我們都不該對他們存有惡的思想。讓我們看看第一位殉道者Saints Stephen的事蹟。當他遇難時,他向神祈禱:「主,請不要將這些罪惡加在他們身上」我們應該要學習Saints Stephen的榜樣。

我們不該想著,神會將某些惡加諸於某人,或者神會懲罰某人的罪。這種想法,會在不知不覺中,招致可怕的惡魔。我們常常會憤憤不平的向某人說:「你難道不怕神的正義嗎?你難道不怕神會懲罰你嗎?」,「神一定會懲罰你所做的壞事!」然而,反過來,我們也可以說:「喔,神啊!他做了壞事,請不要給他任何懲罰!」或「希望此人最好不要得到痛苦的報應…」

從這些例子當中,我們可以看出,人們的心中都有一個深層的渴望,就是希望某人受到懲罰。儘管我們沒有在懺悔聖事中怒罵別人的惡,但是,我們用了其他的方式來宣洩心中的怒氣。我們常常將別人所做的惡事告訴神,祈禱神會懲罰他。事實上,這種做法是對身邊弟兄姊妹的詛咒。

如果,我們這樣祈禱:「神啊!他做了很多壞事,害得我很慘,願你可以讓他嚐到惡果!」這就代表了,我們希望神可以懲罰他。甚至,當我們在祈禱中說:「沒關係,神已經知曉了他的惡!」的時候,我們靈魂深處的意念,已經奧秘的影響了對方的靈魂,使他注定要為已做的惡而受苦。

當我們詛咒某人,一種惡的力量就會從我們體內傳到其他人身上,就好像聲音會藉由聲波來傳導,使對方受苦。當我們將惡念加諸於別人身上時,我們就變成了受到魔法控制的「邪惡之眼」。當我們心中充滿怒氣時,就會讓「邪惡之眼」開始作用。我們以一種奧秘的方式,將惡念傳遞出去。我們不該說,是「神」引起這種惡念,因為,事實上,惡念來自於人們的軟弱。神並不會懲罰任何人,而是我們的惡念藉著一種奧秘的方式,傳遞到別人身上,造成別人的痛苦。基督從來就不希望這個世界有「惡」。相反地,基督要我們「祝福那些詛咒我們的人…」。

以「邪惡之眼」看別人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這是由「嫉妒心」或「欲望之心」所引起的惡念。我們必須十分留意,不要讓這種惡念升起。「嫉妒心」是傷害別人最大的源頭。一個用「邪惡之眼」來傳遞惡念和詛咒別人的人,片刻也不會想到,自己正在傷害別人。讓我們謹記在心,舊約曾說:「因為罪惡的蠱惑,使人喪失天良。」(智慧篇 4:12)

當一個人成為神的兒女,開始行懺悔聖事、領受聖體聖血(Holy Communion)、背負十字架的時候,沒有任何事情能夠真正傷害他。即使是所有的惡魔都附在他身上,惡魔也會無計可施,根本無法影響到他。在我們體內,有一部分的靈魂叫做「道德家」。這位「道德家」看到有人誤入歧途時,就會開始憤怒。有時候這種批判和憤怒,反而使自己走上歧途。在這種時候,「道德家」通常不會發現自己的錯誤,而只想要批判別人。我想,這不是神所樂見的。在福音當中,基督曾說:「你,總是在教別人怎麼做,怎麼不也教教自己怎麼做?當你教導別人不可以偷竊時,你可曾反省過,自己是不是也犯了偷竊?」

或許我們真的不犯偷竊,但是,我們犯了謀殺,因為我們斥責別人的錯,使別人蒙羞。例如,在某種情況下,我們會說:「你應該這樣做,結果呢?你並沒有這樣做!所以,看看你自己今天落得什麼樣的下場!」當我們想著邪惡的事情,惡事就真的會發生。藉著一種奧秘的、隱性的作用,我們削弱別人向善的力量,對別人造成了傷害。我們有可能造成別人生病、失業、失去自己的特質…等不幸。這樣的作為,不僅對身邊的人造成傷害,也傷害了我們自己,因為,我們使自己遠離了神的恩典,即使我們向神祈禱,神也不會聽見我們的聲音。最後,我們會發現,我們「向神祈求」卻「得不到任何回應」。你們可曾想過為什麼會如此呢?我想,那是因為「我們祈求的方式錯了」。我們應該要先找到一個方式,治療心中深層的惡念,使自己永遠不再透過「想」和「感覺」將惡念傳達給別人。

有些人可能會說:「那個人竟然做出這種事情,他一定會受到神的懲罰!」卻沒有意識到,自己心中充滿了邪惡的念頭。要清楚意識到自己的念頭是善還是惡,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為,善、惡並不會清楚的顯現在我們眼前,而是會藏匿在我們的靈魂當中,影響我們身邊的人。這種作用是非常奧秘的。

同樣的,如果我們在心中恭敬地想著:「某人現在過得很不好,我應該要向神祈禱,請神幫助他,讓他有悔改的機會。」這樣一來,我們不但沒有說某人的惡,也沒有在內心深處期待著神將會懲罰他。這種做法不但不會對自己或他人造成傷害,還有益於他人。當我們為別人祈禱時,對方就會發出一種善的力量。這種力量將會治療他,使他振奮和堅強。

這種力量以一種非常奧秘的方式,從我們身上傳遞到他人身上。事實上,一個心地善良的人,會直接把這種善良的能量傳播給別人。這種傳播的方法,即奧秘又溫和。他為周圍的人送上光芒,也為自己創造一個護盾,保護自己免於惡魔的侵害。當我們擁有這種力量時,如果我們又能善良的對待他人,不斷的祈禱,我們就能治療我們的同胞,幫助他們朝神的方向前進不懈。

這是一種肉眼不可見的生命,是靈魂的生命。這是非常有力量的,即使距離千里遠,也可以直接影響別人。同樣的,詛咒也有相同的力量,它會使「惡」起作用。相反地,如果我們用愛心為別人祈禱,無論對方和我們距離多遠,善都會傳遞。所以,我們可以說,善、惡的力量,並不會受到距離遠近的影響。

我們散發的這種能量,遍及天下,廣布各個角落。所羅門王的智慧曾對這個特別的能量加以描述:「這個喃喃細語的聲響是無法被隱藏的。」這是我們靈魂的聲音,它神祕的向外傳遞,並影響其它的事物,即使我們一個字也沒有說。甚至不需要說話,我們就可以傳遞善與惡,無論我們與我們週遭的人之間的距離是多麼的遙遠,這種沒有表達的表達,遠比有形的言語文字還要更加有力量。

来源:

http://theological.asia

台灣基督東正教會 – ORTHODOX CHURCH IN TAIWAN

Το θαύμα του Αγίου Ιωνά Επισκόπου Μαντζουρίας της Κίνας κατά την κοίμησή του το 1925

Το θαύμα του Αγίου Ιωνά Επισκόπου Μαντζουρίας

της Κίνας κατά την κοίμησή του το 1925

Στην πόλη Μαντζουρία, στα σύνορα της ρωσικής Σιβηρίας και της Κίνας, όπου έζησε και πέθανε ο επί­σκοπος Ιωνάς, ζούσε μία ρωσική οικογένεια: Ο άντρας, που ήταν υπάλληλος στον ανατολικό σιδηρόδρομο, η γυναίκα του και ο γιός τους. Από τη στιγμή που ο πα­τέρας ήταν στη δούλεψη των κομμουνιστών, η οικο­γένεια αυτή δεν ενδιαφερόταν για την πίστη αλλά ούτε και για την εκκλησία. Όμως ο γιός τους αρρώστησε και ασθενούσε για πολλούς μήνες. Τα πόδια του είχαν παραλύσει και ήταν σαν κομμένα. Οι γονείς έκαναν ό,τι μπορούσαν, πληρώνοντας γιατρούς και χρησιμοποιών­τας φάρμακα. Όμως τίποτα δε βοήθησε. Τ’ αγόρι πήγαινε απ’ το κακό στο χειρότερο. Κάλεσαν και Ρώσους και Ιάπωνες γιατρούς, χρησιμοποίησαν ακτίνες X και όλα τα μέσα που μπορούσαν, αλλά τίποτα δε βοήθησε. Οι γονείς απελπισμένοι ανέμεναν το θάνατο του παι­διού τους. Μέχρι την 7η Οκτωβρίου του έτους 1925. Εκείνη την ημέρα εκοιμήθη ο επίσκοπος Ιωνάς. Λόγω του θανάτου του πολυαγαπημένου της επισκόπου ολό­κληρη η πόλη ήταν αναστατωμένη. Η μητέρα φρόντισε το άρρωστο παιδί της στο κρεβάτι, το σκέπασε και βγή­κε για κάποια δουλειά στην πόλη. Όταν επέστρεψε στο σπίτι, το παράλυτο αγόρι, ο γιός της, βγήκε χοροπηδών­τας απ’ το δωμάτιό του φωνάζοντας χαρούμενα: «Μαμά, κοίτα, έγινα καλά!». Η μητέρα μόλις που μπορούσε να πιστέψει στα μάτια της. Αγκάλιασε το γιό της, τον φί­λησε κλαίγοντας από χαρά και τον ρώτησε, πώς έγινε καλά έτσι ξαφνικά; Το αγόρι της απάντησε: «Όταν βγήκες εσύ, εγώ κοιμήθηκα. Και στ’ όνειρό μου παρου­σιάστηκε ένας καλός άνθρωπος με άμφια ιερέα και με ρώτησε: “Γιατί είσαι ξαπλωμένος στο κρεβάτι;”. Εγώ του απάντησα ότι τα πόδια μου δεν είναι καλά και ότι δεν μπορώ να κινηθώ. Τότε αυτός ο άνθρωπος μού είπε: “Ορίστε τα δικά μου πόδια, πάρ’ τα και πήγαινε, μια κι εγώ δεν τα χρειάζομαι πια”». – Η μητέρα ρώτησε λε­πτομερώς το παιδί, πώς ήταν εκείνος ο άνθρωπος, και το παιδί τον περιέγραψε. Την επόμενη μέρα, η μητέρα πήρε το παιδί και πήγε στην εξόδιο ακολουθία του μακαρι­στού επισκόπου Ιωνά. Όταν το παιδί είδε το πρόσωπο του κεκοιμημένου δεσπότη, φώναξε: «Μαμά, αυτός είναι εκείνος ο άνθρωπος που ήρθε στ’ όνειρό μου και μου έδωσε τα δικά του πόδια!».

Πηγή:

Αγίου Νικολάου Βελιμίροβιτς

Εμμανουήλ, εκδ. Χρόες, Αθήνα 2010